頭號目標——神乎其技哀兵必勝

  所謂哀兵必勝,其實只是相對驕兵必敗。兩軍對壘,既然其中一方必敗,則另一方當然是贏家,實則「哀兵」本身並無必勝的道理。至於在馬場上,一場賽事動輒有十幾匹馬參戰,總不會每一匹都是驕兵吧,所以哀兵必勝更說不通。然而,留意到近季每逢有些馬房提早知道必定出局,就像上季的告達理,當放開懷抱釋除壓力後,成績反而比咬牙苦戰時好,正正應了哀兵必勝之說。麥菲文已定了散倉日期,且看這支哀兵是否又可在最後階段多贏頭馬。

  第一場五班一六五○米泥地。「神乎其技」在港十四戰雖然尚未開勝門,而且上季由潘頓一連拼了四仗,都只能多添一亞一殿,照理即使如今可落五班作賽,充其量都只是有些微優勢而已。不過若細看上季618及691場次潘頓執韁的兩仗,618場次其實只是負於翌仗再出在三班上名的「架勢」,而蹄下敗將「曾幾何時」、「威震天」、「喜盈運」等,全是在四班隨時有力爭勝的馬;至於691場次,則是在全條直路走相對不利的內疊場地,才以個多身位負於包括「大步走」、「金獅雷將」等強手。因此,莫說此駒現時在五班,就算仍留在四班,也是有力爭三甲的馬。

  今季「神乎其技」經兩仗熱身後,今番初落五班即回師最首本的泥地一六五○米,部署相當正面,很明顯麥菲文並無因為去意已決便放軟手腳,於最後在港從練的幾次賽事,若能夠為此匹處女馬打開勝門,也算是一件功德。

仲達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