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理成章——監察時有睇漏眼

  一場賽事中,騎師在陣上胡亂搶放自然會受到競賽小組查問,同樣道理,騎師刻意力留的方式是否合理也要關注。問題是競賽小組的處理方式要持同一標準。當大家看到蘇兆輝策「興爾」角逐二千米那役放得奇急,賽後只須解釋一番便了事,到最近賴維銘騎「贏馬神器」被揪秤並另訂日期研訊的事件,難免會被不少馬迷拿來比較。先不討論賴維銘的個案是否有問題,最重要是競賽小組要予公眾的形象是公平公正,以及不要出現睇漏眼的情況。

  涉及有問題的跑法,除了上述的胡亂狂放或無故力留,另外還包括取位。早前「最新鮮」在總場次414,便是入彎前無故移出走大外疊轉彎。事緣該場早段步速甚快,而入彎一段也是快步速,鞍上人在前面內側有大量空間的情況下作出此舉,是非常不合理的騎法。然而賽後競賽小組連查問也欠奉,筆者會懷疑小組是否睇漏眼。另剛周日的「自然君子」也出現類似鏡頭,但小組同樣未有查問。反而有時一些無關痛癢的馬,其騎者卻被要求解釋,並且長篇大論載入賽事報告。

章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