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思熟慮——短途為主 無可厚非

  上周談及近年較頂尖之長途馬青黃不接,所指不是本地,而是連歐洲最頂尖一堆也欠霸氣,細究原因也不外乎兩點,就是馬匹血統及操練問題。

  先不說歐洲太遠,本地賽事早已短途化多年,近廿年來雖有穿梭種馬南北兩地配種,令南北半球兩地馬匹長短途性能之差距稍稍收窄,歐洲馬血統上仍以跑長途較有依據,近代純種馬血統被「北地舞人」、「丹山」等超級種馬影響太深遠,故即使後天加以訓練,單是先天性之不足,也不容易出產一些頂尖長途馬。

  另一點則是操練問題,訓練長途馬甚花時間,歐洲式操練尚且傾向結合馬隊形式,聯群上山慢跳,這方面香港當然無得比,即使有從化馬場之硬件,人手不足也是問題,試想花時間慢跳悠閒操練,相對便犧牲了其他馬之操練時間。本地騎馬人動輒每朝要操八匹馬,放這尺度在歐洲,實屬匪夷所思。

  久而久之,本地馬操練必定是機械化,不要批評練馬師無心,而是訓練長途馬花的精神時間、人力,必較訓練短途馬為多,故長途賽愈來愈少,本地賽以跑短途成為主流,也無可厚非。

思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