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時論事——犧牲

  早前看到了一宗令人感到意外的消息,就是維多利亞省星級見習騎師布浩榮(Ethan Brown)很有可能高掛馬靴。大家對布浩榮這個名字較為陌生,但過去兩年他在維省的策騎成績超卓,去年成為墨爾本冠軍見習騎師,在騎師龍虎榜的總成績也僅次韋紀力和連達文。而逼使他要暫時離開賽馬的原因既不是受傷,也不是被停賽,而是對賽馬已經失去熱情。

  這位只得二十歲的小伙子自五月二十一日在摩亞上陣後,便選擇休賽,在這之前,他成功在城鎮馬場取得第八十場頭馬,正式告別減磅生涯。究竟甚麼原因促使他要休息?

  布浩榮不是一位輕磅騎師,總要比其他人花上更多時間才能造磅,他亦曾透露過於頻繁的作賽令其感到疲累。騎師要一早起牀為馬匹進行晨操及試閘,每逢賽日,也要穿州過省到不同地方為不同馬匹效力,講求大量體力。

  身為布浩榮師傅的練馬師肯特(Michael Kent)說,每當見習騎師被罰停賽時,他都會叫他們將電話關掉並到其他地方散心,因為賽馬運動將他們的精神及個人時間逐步蠶食,長時間的飲食欠均衡、睡眠不足及體力勞動,在心理及生理上都構成沉重壓力,久而久之更有可能誘發抑鬱。因此他建議在賽事編制及場數控制等方面都應作出調整,好讓這些因工作而放棄了不少個人生活的年輕人,得到更多的私人空間及休息。

Ian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