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灑自如——賽馬熱情幸未減

  前幾日與好友到尖沙咀某有名酒店中菜廳午聚,言談間得知酒家生意一落千丈,過往需要提前至少兩星期預約的,現在隔天便可。

  高價的尚且如此,平民化的更加苦不堪言,看看最近有多少關於酒家結業或拖欠薪金的新聞,亦有很多突然改名的情況,為的就是希望可以節省成本,過往員工們會對這些行為不齒,但現在竟然會感到慶幸,因為至少反映老闆仍然有心經營下去,如果在這個風頭火勢掉了飯碗,生活肯定受到影響。

  幸好剛星期日在沙田馬場,於幾個廂房遊走了一會,仍可以看見一眾忠心的馬主和馬迷,數目並沒有明顯地減少,始終賽馬是是反映一國兩制下最重要的活動之一,大家在馬場很少會見到有衝突,一如當年環球經濟環境下跌的時候,香港賽馬彩池一度也成為避險勝地,現在走入馬場內,也可以為紛亂的生活,帶來一刻喘息。

朱鎮輝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