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網
頭條新聞 - 專欄
  
新聞故事——中年「出家」學藝創新天 這個傳媒人 最愛「感情用事」
2009年11月12日

陳耐持當年寧願辭職不幹,也不願給下屬大信封。她的雕塑,連老師也讚有天份。

傳媒人多數是理智又冷靜的人,工作時總會收起個人感情,偏偏一名遠嫁荷蘭的香港女子陳耐持,身為資深傳媒人卻特別「感情用事」,寧願辭職不幹也不願給下屬大信封。失業後才發現世界這樣美,一頭栽進藝術世界中,整天捏泥、繪畫。有人覺得她行徑瘋狂,不顧一切,偏偏她就這樣為自己塑造出新的人生、新的事業,中年過後才轉職成為藝術家。

陳耐持,顧名思義,意為忍耐與堅持。現時她最堅持的,應該是藝術創作,雖然她的創作之路才剛剛展開,但打從一開始,她已欲罷不能,「就好似發癲一樣,一做就停不了手。」

寧辭職不炒下屬

陳耐持七十年代在中大畢業後,隻身跑到歐洲旅行,在荷蘭前往捷克途中,遇上一名荷蘭青年,墮入愛河,七九年遠嫁荷蘭,在當地落地生根。最初原是做全職主婦,學荷蘭文有成,成為中荷翻譯員,其後荷蘭政府為少數民族開設電台,她加入電台成為傳媒人,名正言順在異鄉大講廣東話。她在國營電台做了十多年中文節目總監,直至○四年,荷蘭政府大幅判減電台的經費,才重新審視以往的人生。

   「當時工作壓力大,又仔大女大,想找些自己的生活,○二年開始學雕塑,學了兩個月做了一隻腳,老師看後,大讚我是天才,有天份。幾十歲人聽到有人話自己是天才,開心到彈起,更加沉迷。」頭髮斑白的陳耐持說蚖/荂A不禁手舞足蹈起來。做雕塑的成功感與工作的失落感形成的反差亦愈來愈大,「電台要減人,減邊個?個個都做了那麼多年,既然如此,不如我自己辭職,幸好丈夫亦支持我的決定。」

   就這樣,成為「失業」人士的陳耐持,全心全意投入她遲起步的藝術創作,廢寢忘食的在家中酊d,義無反顧得像她當年隻身嫁到荷蘭一樣。人在異鄉多年,她的作品不乏帶有鄉愁的味道,雕塑更會配以唐詩以達箇中意境。

  中西合璧受歡迎

   她的作品並非孤芳自賞,在當地的藝術家工作室開放節中,陳耐持的雕塑連續兩年獲得高度評價,引起迴響。本來全心全意做雕塑,她突然又質疑自己的創作是否就是藝術,能否代表自己。「當時想了又想,我一半是中國人,一半是荷蘭人,不中不西,又中又西,究竟甚麼才可以代表我?」向來有練習草書的她突然靈機一觸,發現草書就像西方的抽象畫,遂將兩者結合,再將雕塑的立體感以及水墨融合畫中,如同她一樣,中西結合,同樣受到外界好評。

   日前,她將部份雕塑及畫作運回港,在牛棚舉行首個在香港的展覽。訪問當天所見,到場的參觀者中,同樣是有中有西,不分國際年齡。展場內,她闢了一小角展出父親拍攝的雀鳥照片,以及母親用魚骨砌成的小鳥。她笑謂:「看到他們的作品,就知道甚麼是有其父(母)必有其女吧!仨個的作品放在一起,有一種傳承的意味。」

   要說傳承,不止於陳耐持與她的父母,還有陳耐持與她的女兒。陳耐持有兩畫新畫作《吶喊》、《鎖鍊》,畫風有別於她的狂草抽象的純藝術畫作,原來是源自她今年六月,到非洲坦桑尼亞一條小村落探望女兒時,深受當地的貧脊、黑奴的悲慘歷史感動而畫下的作品。

   她的女兒在荷蘭學醫,今年卻選了到坦桑尼亞一條小村落的醫院實習,一百五十張病H只有約二十名醫護人員及每年二十多萬港元的經費,人手、水、電、藥均缺乏。女兒到當地實習,令身為母親的陳耐持擔心不已,「我後生時都愛四處去,現在到自己女兒,比我更厲害,現時才知道當時父母有多擔心。」然而,相信陳耐持與她的女兒,仍然會繼續向前衝。

  記者 黃慧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