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意圖。
示意圖。

浙江一名姓何的男子今年2月與友人飲酒聚會後,駕駛私家車返回住所的途中與一輛電動車相撞,電動車司機重傷不治。由於何男涉嫌酒後駕駛,交警部門認為他需負全責,何男最終與死者家屬達成賠償協議。怎料,何男事後竟將當晚同行飲酒的9名朋友,全部告上法庭。

事發在今年2月,當時何男與9名同事一起前往城區某飯店吃飯,席間何男喝了不少酒,飯局結束後,眾人提議前往KTV唱歌,何男便搭同事順風車抵達目的地。眾人散去時,囑咐何男要乘車回家。沒想到,老何沒有打車回家,而是去找了自己的私家車,並自行開車回家。

在回家的途中,何男駕駛的私家車與一輛電動車相撞,電動車司機李男受傷,送醫搶救後證實死亡。事後交警部門認定,何男負事故全部責任,李男沒有責任。何男與死者家屬達成賠償協議。

怎料,何男事後竟將當晚一同飲酒的9名朋友起訴至蘭溪市人民法院,認為他們與自己一起共同飲酒,應承擔40%的事故賠償責任。浙江蘭溪市人民法院最終裁定,其他人毋須承擔責任。

法院經審理認為,共飲行為是共飲者之間組織的集體性活動,同飲者相互之間負有適當的提醒、照顧、保護、通知等注意義務。不過今次的案件中,被告將原告何男送至指定地點後,囑咐其回家的時候要打車回家,並且原告何男赴宴時並未開車,被告並不知道原告有車輛停在何處,也未聽說原告何男要開車回家,9名被告已經盡到相應的提醒、照顧、保護、通知等注意義務,因此一審判決駁回原告訴訟請求。

法官認為這樣判是為了維護盡到照顧提醒義務的共飲者的合法權益,駁回的是飲酒駕車者轉嫁逃避責任的訴求。事件引起內地網民的熱議,不少人狠批何男為人無恥,「這正是酒肉朋友經典範例」、「如果這樣也能告得成,以後誰還敢赴飯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