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捐空家產55萬人民幣,蘇男苦求慈善團體,只能退回一小部分善款。(網圖)
妻子捐空家產55萬人民幣,蘇男苦求慈善團體,只能退回一小部分善款。(網圖)

蘇先生辛苦工作十年,攢下了55萬元(人民幣,下同)。然而近日,他的岳父生病用錢,他才發現家中的存款已被妻子捐得一分不剩!33歲的蘇先生在安徽合肥一傢俬公司從事電腦行業,2014年5月,他與妻子結識,次年二人結婚。2017年5月生下孩子。

結婚前蘇先生的妻子從事會計工作,但生下孩子後便辭職在家,情緒也經常性煩躁。為避免她情緒波動,蘇先生將工作十年來積攢下50多萬元存款都交由她保管。

直到2019年元宵節,蘇先生的岳父因心臟病住院急需用錢做手術,而蘇先生的妻子卻說家裏的錢「都沒了!」原來,從2015年開始,她一直通過微信和支付寶平台向公益募捐項目捐款。

一開始只是零星支出,2017年開始猛增。捐款項目也有很多種,比如圓兒童上學夢、南北方水災告急等。家人發現時,她已經向218家基金會捐出累計55萬元!

蘇先生表示,其實家裏也有很多地方需要用錢。自己家中還有小弟尚未婚配;年過六旬的父母仍在打工,還兄弟倆讀書欠下的債;妻子辭職在家沒有收入,還有房貸和兩歲多的孩子要撫養。

直到現在,蘇先生還瞞著自己的父母,怕老人接受不了。相較於捐款上的大方,蘇先生說,生活中的妻子卻非常節儉。夏天捨不得開空調;結婚幾年都沒怎麼添置新衣服;自己想給添一台熱水器,也被妻子拒絕了

事發後,蘇先生將妻子帶到醫院做檢查,她被確診為中度抑鬱症。蘇先生認為,妻子是因為抑鬱症無法控制自己,才將家中的積蓄捐獻一空,希望受捐贈的基金會能夠給予理解和同情,退回捐款。

有的基金會了解到他的實際情況後,為其辦理了少部分退款;也有的基金會捐款額較小如幾十塊錢的,工作人員主動捐款幾十元以作資助。

目前,蘇先生能退回的資助款項只有2萬元左右。他說:「因為時間週期長,大部分慈善項目都已執行,款項也已撥付到受助人,大部分基金會表示無法再退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