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書法大廈杯頒獎現場。(網圖)
中國書法大廈杯頒獎現場。(網圖)

首屆《中國書法大廈杯》書法大獎賽的頒獎禮九月底在安徽舉行,近二萬份作品中,有四份獲得五十萬元的特等獎,加上大獎和其他入選的作品,大會總共派發六百四十萬元獎金,不用支付寶、不用刷卡,現場一堆一堆的現金,獲獎者用盤子端著,放到桌子上,笑容滿面,如此大手筆亦轟動內地文化界。

微信朋友圈裡也刷了屏,大家都說:「看吧!練習書法也能掙大錢了!」、「書法家不一定要窮」、「不要眼紅了,趕緊去練字吧,爭取可以拿大獎」,總之,無論獲獎還是沒有獲獎,大家都歡心鼓舞,書法圈裡好久沒有這麼歡快了。這也是繼曾翔的「吼書」和邵巖的「射書」之後,又一次集體討論,給沉寂已久的書法圈和本來十分萎靡的書畫市場已打了一針雞血。

不過狂歡之後,人們似乎忘記了這是一場書法比賽,獲獎書法作品本身,真的可以價值50萬元嗎?這些作品真的好嗎?好在哪裡?似乎很少人關心,這獎中的就如彩票一般,大家只關心數目,不關心過程。

《北京晚報》刊登多篇評論,其中有畫家批評頒獎禮以大捆大捆的現金頒獎,感覺像是土豪老闆分花紅,多過書法大會,亦有教授稱大賽的贊助者始終透露出撲鼻而來的銅臭味和一種窒息的味道,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不少媒體都認為,他們是在批評發起比賽的安徽省書法家協會前主席李士杰,他回覆內地媒體指,舉辦比賽是為了吸引更多人寫書法,但並未解釋資金來源和即場派現金的原因,這位評審還指五十萬現金已經給得少。

評論指書法的最終指向不是獲取金錢,藝術精品不可能是錢堆出來的,藝術含金量不是金錢所能決定的。很多真正熱愛書法的人,在某些時刻可能確實需要錢,但並不是為了錢而練書法。別忘了,不是書法家一樣也要吃飯活命。如果錢是唯一可以帶來安全感的見證物,這不是哪個人的問題,而是這個時代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