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警司朱經緯涉於佔領行動期間以警棍襲擊途人,今於東區裁判法院續審。期間主任裁判官錢禮曾一度裁定被告表證成立,但辯方指誤會法官意思及要求作中段陳詞,裁判官其後撤回裁決,並批准辯方於下午作毋須答辯陳詞。

至下午裁判官裁定朱經緯傷途人表證成立。朱出庭自辯指,於2014年10月17日,警方成功開通旺角彌敦道,並稱「旁邊睇嘅人係度拍手掌」,但後來有更多人使用暴力佔用馬路,當晚旺角有9000人聚集,為佔旺最多人的一天,朱稱「佢地衝擊警方防線」及成功佔領馬路,並表示「由嗰日開始,旺角嘅情況愈嚟愈壞,我哋警方嘅容忍度同法律嘅底線愈退愈後」,朱續指期間很多衝突、挑釁及身體暴力每天發生,故警方的工作為恢復公眾秩序。

於11月25日,旺角有幾千人聚集,而他們聲稱保衛清拆的地方,遂警方當晚職責為守衛亞皆老街,朱形容當晚是「非常之highly discharged」、「好唔穩定、volatile (不穩定)」,又指人群聚集在不同地方,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目標為佔馬路和保衛他們已佔領的馬路,當值的同僚已感到「疲於奔命」,而面對的群眾大多都蒙面、備有保護工具及自制盾牌,警方亦已向公共傳媒發岀警告,但並無效果,當晚旺角有90多人被捕,29多名警員受傷。

於11月26日,法庭早上頒下禁制令,以清拆旺角彌敦道,即代表佔旺60日以來第一次全線通車,朱表示下午3時始當值,他於到往現場前告知24小時的旺角情況,並得悉亞皆老街交界非常重要,其東往西方向為單程路段,故朱對任務的理解為「呢條路唔可以塞」及保衛亞皆老街,而若被重新佔領,情況就會「去返60日前,又要重新嚟過一次」。

朱又表示26日當晚的人數比前一晚更多,而他當日到現場時備有伸縮警棍、胡椒噴霧器等,並於約一星期前另獲派一支警棍,使用該警棍需要事前受訓練及需使用特別方法「check drill」,並會令「全部舉晒手,好passive 行埋嚟」,他再解釋即「表面好passive,其實好active」的人群,但他稱「用呢支棍有幾多信心,你教唔到」。

法庭記者:陳詠詩

建立時間:13:50

更新時間:1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