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警司朱經緯涉於佔領行動期間以警棍襲擊途人,被控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今於東區裁判法院續審。

朱自辯稱當晚有下屬向他表示上海商業銀行「岀咗事」,而他轉頭望去,赫然發現已有「密密麻麻嘅人群」,並已衝擊警方防線,朱表示「唔知佢哋係咪夾埋,但事後睇番相信係」,而當時該處警力薄弱,朱則帶領約20人到往該地增援,並評估現場情況為「active aggression」。

期間辯方彭彼得大律師嘗試把兩段影片的現場畫面連接,並以一輛37號巴士作為記認,稱兩段影片拍攝同一地方的情況,但其中一段影片未有清晰拍攝車號,錢官即表示車號太模糊,反問彭大狀可否看到相關巴士號碼,彭大狀則回應「I can't see frankly (坦白說我看不到)」,錢官直斥審訊時需講求證據,故彭大狀最後未有使用相關影片,並由朱依據相片憶述當時上海商業銀行外的情況。

法庭記者:陳詠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