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呆可能對都市人來說是荒廢光陰,關注精神健康的科大男生陳棨豪,平日最愛放空冥想,懶理「別人笑我太瘋癲」。日前,他參加了一場國際發呆比賽,結果「呆出國際」奪冠,原來「發呆王」並不呆,還帶點叛逆不羈。在大學追分之時,他偏偏暫停學業,改報考催眠治療師和創業,不管身邊人潑冷水,仍以「我笑他人看不穿」的口吻說:「明知另一條路才是我的最愛,勉強去別人認為對的路,只代表我在兩條路都沒有盡力。」

「發呆其實並不簡單!」新鮮出爐「發呆王」陳棨豪(Hercules), 上周日(十日)在台北松菸參加「第五屆國際發呆比賽」。他表示,當日天氣悶熱,大會雖將九十分鐘比賽時間縮減十分鐘,但「絕非輕鬆」,工作人員特意在旁跳舞和做鬼臉惡意滋擾,「要忍笑,又不能睡覺,真的很累。」

剛奪國際發呆賽冠軍

Hercules笑說:「到了比賽最後關頭,我的臉和雙手被六、七隻蒼蠅突襲,動也不能動,幾乎崩潰,可能是評判覺得我呆到發臭了,才讓我贏吧。」在一輪笑聲後,他突然認真地說:「 也許很多人會笑我發呆犯傻,其實發呆是清空思想,讓精神得到放鬆。」他熱愛研究心理學,冀藉比賽提醒港人在繃緊生活中放空。他每天會做運動和冥想,控制心率和脈搏,曾經冥想最長達兩小時。 「發呆時集中在一點,然後全力以赴,持之以恆!」Hercules這句話彷彿道出他的做人宗旨。他就讀被喻為「神科」的科大風險管理及商業智能學四年級,但謙稱自己並非天才。非天才卻讀科大「神科」

生於平凡家庭的他,父母分別任職司機和文員,家教甚嚴,要求他做人處事平穩踏實。考上名校荃灣官立中學後,他步入青葱叛逆歲月(小圖),經常上課時打瞌睡,或偷看最愛的心理學書,與同學街上流連喝酒,記缺點已成家常便飯,是老師眼中的「壞學生」,令他無心向學。他說:「當時以為只要在會考衝刺,便可為自己平反。」

末代會考生Hercules自知英文最弱,不停補習和操練過去十五年試題,寒窗苦讀,仍只考得十五分,未能原校升中六,唯有轉校,寄望末代高考,也只考獲D級成績,令他大受打擊。在家人建議下,他最初選讀樹仁大學經濟商業學系,但認為不是他應走的路。「不知哪來的勇氣,我決定轉考文憑試。我把大學課堂都『光』了,GPA是零分。」Hercules捂住嘴說:「當時父母和前女友都認為我瘋了,罵我都失敗兩次,憑甚麼可以考得到?」他用半年時間自修物理,強攻數學,最後成功入讀「神科」。

然而,他遺憾未入讀最愛的心理學,故懶理同學追趕學分、投身大企業,於大學二年級時,他不惜秏盡兼職多年賺得的四萬元,報讀催眠治療課程,去年初考獲註冊催眠治療師資格,他又修讀創業課程,更決定延讀一年,與同學創立手機應用程式「科和」(Void),為提升市民精神健康。今年四月,他獲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的「最佳學生發明大獎」,並用從政府籌得二十萬元基金成立初創公司,他說:「父母都不相信我能做到,但事實證明一切。」

Hercules認為,不少年輕人因社會主流價值,放棄自己興趣,如棄讀哲學而讀賺錢商科,他引用美國大文豪馬克吐溫名言:「人一生最重要的兩個日子,一是誕生之日,二是悟得緣何而生之日。」人生苦短,要令自己無悔,縱使失敗,至少已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