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瑞良習武四十二年,令他練就鐵一般身軀。楊偉亨攝
陳瑞良習武四十二年,令他練就鐵一般身軀。楊偉亨攝

高手在民間!在元朗單挑三名南亞匪的白眉派第七代傳人陳瑞良,身形健碩,拳風霍霍,南亞匪有眼不識泰山,不消數拳,勝負分明,搶匪落荒而逃,這段新聞在大旗嶺村傳為佳話。

人稱良叔的陳瑞良,六十一歲,本地出生,客家人,上有八、九十歲高堂,下有已成年的兩女一子,兩位千金各育有一名女兒,良叔亦早已榮升外公。習武四十二年,令他練就鐵一般身軀,雙目有神,聲如洪鐘,他強調,練武只為強身健體,從不恃強凌弱,亦不會隨便與人動手過招。對於早前的退賊事件,良叔鄭重的說,只是為了自衞而已。

陳瑞良(左四)昔日在賀誕巡遊時,與師兄弟合照。受訪者提供
陳瑞良(左四)昔日在賀誕巡遊時,與師兄弟合照。受訪者提供

遇襲「碎橋」自衞還擊

本月十六日,他與一群好友喝酒遣興後回家,途中卻遭賊人攔途截劫。他憶述:「當時已經是凌晨四時許,正準備搭的士,經過擊壤路足球場,忽然看到三名南亞漢走近,以為我腳步浮浮容易下手,之前幾天我剛剛不小心跌了銀包,要補領身分證,現在又來搶劫?怒火也來了。」

良叔冷不提防下,「砰」的一聲鼻梁中拳,基於本能反應,立即還擊,施展一招「碎橋」,先沉下對方手臂,南亞匪竟乘機再衝近,企圖伸手入其褲袋搶銀包,他快速出右拳,南亞匪連環中招,兩名同黨亦嚇至目瞪口呆,知道這位阿叔吃過「夜粥」,不敢逗留,落荒而逃。

「這一套拳是白眉派的功夫,十分實用!」他向記者 解釋,白眉派屬南拳,亦叫客家拳,特點是剛強兇猛、連貫性強,起源於明朝末年。據說是四川峨嵋山白眉道人所傳,輾轉從四川傳往廣東,再傳來港澳。

他與武術結下不解緣,原來與傳奇武學大師李小龍有關。良叔笑說,十多歲時已視李小龍為偶像,對武術亦產生濃厚興趣,「李小龍當年演《唐山大兄》,行俠仗義,很能打,後來是《精武門》電影,發揮民族精神!」那時,良叔家住大旗嶺村,眾村兄弟說要習武,於是在四出尋師,因緣際會,他亦成為白眉派第六代傳人李文達的弟子。

「身體能負荷一直教下去」

李文達師承父親李世強,良叔稱,李世強來頭不少,曾隨其師在黃埔軍校執教,移居本港後,兩父子一直都在大旗嶺村授徒,從事跌打,贈醫施藥,「當然師公也有過幾招給我,但我的武術主要是李文達和其他師叔所授。」最令陳瑞良回味,是年少時代,跟師叔伯、師兄弟到港九新界各地舞麒麟採青,熱鬧一片,其他各路門派亦參與表演,切磋武藝。

陳瑞良因緣際會,他亦成為白眉派第六代傳人李文達的弟子。受訪者提供
陳瑞良因緣際會,他亦成為白眉派第六代傳人李文達的弟子。受訪者提供

長大後即使踏足社會,任職裝修工,良叔也是白天工作,晚上回武館練習。他說,那時就是這樣「食夜粥」,四十多年從不間斷,每天一練便兩、三個小時,若時間許可,更練至四、五句鐘。

說到這裏,他即場向記者 示範「九步推」,利用沉掌、標掌、雙推掌,一路推開來犯者,一路攻擊,虎虎生威。他指自己練習是打沙包,又練指功,現時自由搏擊要戴拳套,很難發揮白眉拳威力。

問他家中可有其他高手,他搖頭說,長女年幼時開始已崇拜他,但從不習武,反而女婿有跟他學拳。現時處於半退休的良叔,閒時也會返白眉派大本營的聯福堂教拳,每年元朗天后賀誕巡遊,都和眾師兄弟率隊表演,發揚白眉派拳術。良叔堅定的說:「只要身體能夠負荷,我都一直教(拳)下去!」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