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你快樂嗎?最近有美國調查機構公布,香港的快樂指數排名倒數第七。快樂有方程式嗎?豐盛社企學會會長紀治興相信有。他教人生規劃,說年過四十,要為自己而活。他身體力行,○六年放棄五百萬年薪的工作,四十九歲退休,就是要過自己的人生,「錢,Just enough(剛好)就好。」退休後,他讀神學、在大學教書,最後在經營社企中,找到「自己」,人生的下半場,他要為快樂而活。

紀治興教人生規劃,亦教營運社企,香港人富有但不快樂,令他很在意,「大部分發展國家都是人均GDP愈高,快樂指數亦較高,唯獨香港不是。」他翻看聯合國的人類發展指數,發現香港各項指標都名列前茅,但有一項幾乎包尾,「你的人生有方向嗎?這條問題只有六成的香港人答有,排名一百八十幾。」

你的人生有方向嗎?如果問一個貧窮家庭的父親,他的回答多半是「讓妻兒得溫飽」。紀治興年幼住香港仔木屋區,父親在附近魚市場打工,為生活,日做十二小時,一年只放三日假,他的目標,是希望兒子讀好書,長大後做文員,坐辦公室,不用日曬雨淋做「咕喱」。結果紀治興八○年畢業,就到惠普工作,○六年退休前已擢升至集團環球副總裁,年薪五百萬元,「遺憾父親看不到我的成就。」出身不久,父親就因病過身,紀治興是家中長子,這頭家,要靠他擔起。

年薪五百萬 43歲頓悟退休

八十年代,香港經濟起飛,人人賺錢行先,紀治興打美國公司工,看到不一樣的景象,「我上司的上司會請一年無薪假去西藏建屋,又有一個上司用一年時間,駕駛帆船環遊世界。」反觀自己,工作至上,駐北京工作那九年,幾乎每日工作十六七小時,「我阿爸以前也是日做夜做,我以為工時長很正常。」

紀治興出身基層,賺錢改善生活,是他過去的人生方向。直到四十三歲,人到中年,他才頓悟,「生活不應該只是賺錢,Just enough就可以。」紀治興的Just enough,是四百萬元,「四百萬元每年百分之五投資回報,即是一年二十萬元,每個月一萬七千元,一個中產家庭,夠用了。」

他的弟弟,比他小九歲,事業成就也不及他高,卻在三十六歲,儲到一百萬元就退休,「他住華富邨,獨身,每月只用三千六百元,這就是他的Just enough。」

然而,紀治興身邊很多朋友,一升職加薪,就換大屋,買新車,結果繼續做工作奴隸,遲遲未能退休。他說,四百萬儲蓄在他這一輩,不少人都能做到,「我們這一輩,很多人都有層樓,三房一廳,但子女出身了,無必要住大屋,換過一層細的就有錢。」亦有人早就儲夠,但因為不懂計數,結果一直儲都覺得還未夠。

儲夠「底氣」可「走佬」

他教人生規劃,建議即使未有退休打算,亦要儲好彈藥,「四百萬元是一種底氣,代表你可以隨時『走佬』,不用為工作而活,就好像金正恩粒原子彈,就是他的底氣一樣。」

退休一事,紀治興講到四十九歲,終於實現。退休生活,原本只是讀神學、陪家人,不過,當時友人請他捐錢支持社企髮廊及車房,他捐了兩年錢,直至第三年社企依然蝕錢,「再捐我就變成提款機。」他於是將捐款減半,轉而加入公司幫忙,「我問公司有無ISO(品質管理系統 ),CRM(客戶關係管理),最後甚麼都無。」

他當年在惠普工作,成功幫集團上海的業務轉虧為盈,「救火」是他專長,於是他將商界那一套放入社企,傳授管理客戶策略、價格定位及計算收支平衡所需時間,結果髮廊、車房,一齊賺錢。有了成功個案,大學、企業都請他出山,傳授經營賺錢社企的秘訣,他笑言:「退休最怕變成nobody(無人認識),做社企幫到人,可以挑戰自己,又有報紙訪問,滿足虛榮心!」

倡列開心為政策目標

他推動社企,某程度是反抗香港只講賺錢的文化。然而,香港人不快樂,豈止源自「賺錢至上」的心態?貧富不均、置業困難、政治氣氛,都是老掉牙的深層次矛盾。紀治興說,政府若只着眼解決這些問題,不過是防守。他近年力推量度社會效益,其中一項,就是了解政策受惠者的幸福感,「現在推出來的政策,無將令人開心列為政策目標,亦無量度的方法。」將幸福感列入政策制定的考量,是他眼中的進攻方式,他以教育政策為例,「當你關心幸福感,再去問學生,發現功課太多令學生不快樂,進而想辦法增加他們的幸福感。」

紀治興今年六十,退休近十二年,現在他一邊辦社企,一邊修博士課程,一邊在四所大專院校教書,日做十二小時,跟全職工作無分別。或許他很忙,卻忙得快樂,「我退休就是要找想做的事。」他找到了,亦希望幫身邊的人找得到。

年輕人無負擔創業可極速成長

紀治興認為,時下年輕人如無家庭負擔,可向感興趣的範疇進發,給自己兩年時間創業,為自己而活。

不少年輕人均慨歎難以向上流動,紀治興建議,年輕人與其打工,不如創業,「我們以前要養家,不可以無收入,但現在年輕人經濟條件好,既然沒有負擔,應該去做想做的事。」他又坦言,本港的「社創基金」及「青年發展基金」均可讓有意創業的年輕人申請,「只要有想法,計畫書可以改到他們滿意為止,最重要是申請到資金後,你創業就不會輸自己的錢。」

他又認為,即使最後創業失敗,過程也不會白費,「創業要求你一個人完成不同的工作,過程會令人極速成長,就算兩年後失敗了,對你的個人履歷都有好處,因為老闆會對你的創業經歷很有興趣,更會想知道你在失敗的過程中,到底得到了甚麼教訓。」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