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駒說:「因為我一直都是在幫他們(死者)完成遺願,我以這份別具意義的工作為樂。」李智智攝
梁家駒說:「因為我一直都是在幫他們(死者)完成遺願,我以這份別具意義的工作為樂。」李智智攝

中國傳統敬畏死亡,忌諱死無全屍。全球首位華人齒科法醫梁家駒醫生,卻與死者遺體打交道近三十年,協助復原腐屍容貌,助無數「死剩棚牙」的亡者沉冤得雪,也歷盡世間生靈塗炭的災難,縱使屍臭難耐,死狀恐怖,梁家駒仍不遺忘使命,「讓生者得到安慰,讓死者得到尊嚴」。

自稱「牙佬」的梁家駒,是百年殯儀業老字號「梁津煥記」第五代繼承人,自幼面對死亡,替遺體穿壽衣、蓋壽被,陪伴亡者走最後一程;在外以香港齒科法醫小組顧問醫生身分,為屍體作出最後訴求。但意外地,記者 從梁家駒身上嗅不到半點陰沉氣息,反而他的臉上總掛着陽光笑容,笑說:「因為我一直都是在幫他們(死者)完成遺願,我以這份別具意義的工作為樂。」

「幫死者完成遺願」

去年底,十二歲女童疑遭親母殺害肢解,震驚全城,從事法醫工作近三十年的梁家駒卻司空見慣,他唯一執着是尋根究柢找出破案蛛絲馬迹,套用他曾客串的劇集《法證先鋒》系列中經典對白:「一個人就算再聰明、再狡猾,他犯了案,就一定會留下線索和證據,人會說謊,但是證據不會。」

梁家駒曾參與多宗駭人聽聞奇案,包括一九九九年Hello Kitty藏屍案,二十三歲女死者樊敏儀遭禁錮虐殺,復遭肢解、烹屍,頭顱被塞進Hello Kitty洋娃娃內,手法兇殘。他稱,無論任何案件,都要冷靜處理,惟他目睹死者恐怖遺容,也深感難過。

為了查出死者身分,他首次運用相片重疊法檢驗屍體,是其「師公」齒科法醫Ron Fearnhead教授參與八二年「雨夜屠夫」林過雲案時所使用方法,辨認四名被肢解的女死者,首宗以齒科法證檢驗為證據的案件,及後更促成本港成立「香港齒科法醫小組」。

同年,模特兒彭楚盈的骸骨,被發現在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胞兄方曼生名下物業,梁家駒以同一方法檢驗,但當時所獲相片不多,幸好找到死者生前在醫院拍下的頭部X光片,將頭顱漂白,調校至生前照片相同角度,拍下照片再作比對,他說:「很多人以為齒科法醫只從口腔內抽取牙齒檢驗,其實要辨識頭骨形狀、大小、特徵等判斷死者身分」。

梁家駒也參與南亞海嘯、峇里爆炸等大型災難鑑證工作。去年六月,英國倫敦格蘭菲爾大樓大火,造成近八十人死亡,因他曾處理九六年嘉利大廈大火慘劇的法證經驗,獲邀赴當地提供齒科法醫知識,他形容,不少人燒至變形,因牙齒燃點達攝氏一千度,部分只燒剩棚牙。

面對遺體處之泰然,他卻抵不過死者家屬的眼淚。九一年維也納航空空難,一架由香港飛往歐洲的飛機在泰國北部邊境墜毀,包括四十多名港人死亡,那是他最棘手的一次。他當時仍是新丁,首次遇到大災難,屍橫遍野,難以辨認,有家屬跪在我身旁,哭求代為「尋親」,令我難以釋懷。

若有一天,待他沉冤的遺體是自己親人,梁家駒一貫冷靜地說:「一切如常。人總有離別時候,我只希望以我的專業做盡本分,讓生者得到安慰,讓死者得到尊嚴。」他又帶出其生死觀:「人是要在至愛在生時待他好,而非死後,這就無憾了。」

原文刊《星島日報》

梁家駒首次利用相片重疊法,協助為化成骸骨的彭楚盈復原容貌。受訪者提供
梁家駒首次利用相片重疊法,協助為化成骸骨的彭楚盈復原容貌。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