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歲男子原本從事殯儀業,惟轉當吸塵機銷售員後收入大減,並因財政及家庭問題而承受莫大壓力。他於去年2月喝醉回家後,企圖強迫女兒喝下老鼠藥,並勒其頸至身體離地。被告今於高院承認一項虐兒罪,法官將案件押後至下月7日判刑,以待索取被告的心理、精神及背景報告。

案情指被告於去年2月6日凌晨喝醉後回家,要求正在睡覺的孩子岀廳,被告胞姊帶同8歲長女及6歲兒子走岀睡房時,被告手持一杯呈藍綠色的老鼠藥,並呼喝他自殺前要孩子把它喝下,他企圖把老鼠藥放到長女的嘴邊,其姊隨即奪去及往洗手間把它倒掉。

胞姊及後聽到被告在客廳稱要扼死女兒,並看到他勒着女兒的頸部,胞姊形容被告當時的力度「很大」,足以把女童的身體提起,她見狀即將女童救走,二人反鎖睡房後,便致電報警。

辯方求情指被告因面對經濟壓力及家庭問題,才會飲酒及引發事件。被告過往月入12000元,而妻子則任牙醫助理,二人當時的收入足以應付開支。但被告轉職售賣吸塵機後,以為收入會更為可觀,但每月卻僅得5000元,故需辭去家傭,並由胞姐代為照顧子女。

辯方於庭上讀岀多封求情信,其中妻子形容被告為好父親和好丈夫,二人結婚十載,走過高低起迭,她憶述被告平日會為孩子煮早餐、教他們做功課等,盡力照顧子女。涉案女兒亦撰信表示被告關愛他人,希望父親可盡快獲釋。而子女就讀的學校也有寫信證明被告經常出席學校活動,疼愛子女。

然而,法官質疑人感到絕望時只會傷害自己,但被告卻在事件中傷害其子女,認為他無權作出此行動。法官強調今次案件嚴重,判囚在所難免。

法庭記者:陳詠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