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的官場儼如「熱廚房」,入「虎穴」後能全身而退的高官寥寥可數,前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可謂異數。十五年前沙士肆虐香港,他以醫院管理局署理行政總裁身分率領醫護迎戰,硬仗打贏了,卻終究追隨引咎辭職的戰友黯然離開;五年前再次踏足官場,高永文成功守住了香港公共醫療的防線,沒有爆發大型傳染病,他亦贏得了「民望高」的稱號,總算交出了亮麗的成績。在他眼中,公共醫療從來是一場守護戰,「我們打的是守勢波,幸保不失已很開心。」

今天的高永文,由官場回歸診所,回想過去五年的點滴,他坦言沒料到自己會第二次走進這個「熱廚房」。「CY(前特首梁振英)找我(當食衞局局長)時,我也掙扎了幾個星期。」自從由醫管局退下來後,高永文重投私人執業市場,同時出任多個慈善團體公職,他不諱言當時的確有點抗拒重返政府,最後能「請得郁」他,全因梁振英。「我很認同他在醫療衞生上的理念,他是首個提出公私營醫療雙軌制的人,重新強化公營醫療體系,但卻不會令私家覺得完全傾斜向公立,很聰明,看到這個原因我才決定加入。」

「有雞染禽流感,我便要起牀」

可惜梁振英上場後,「熱廚房」變得前所未有地「熱」,高官民望一跌再跌,唯獨高永文獨善其身,說他是最受歡迎的高官,應該無人有異議。但這位「民望高」卻未被掌聲哄得飄飄然,還理性分析原因,「我一直覺得是工作性質的問題,我們處理的是民生議題,所以甚少受到狙擊。」

說時高永文臉上沒有流露半點沾沾自喜,顯然民望於他如浮雲,他寧願將目光放在實事上。在任食衞局局長期間,他先後處理過公私營醫療合作、自願醫保、規管骨灰龕等棘手議題,又啟動了十年醫院發展藍圖,每項政績都擲地有聲,問他哪一項最深刻,這些竟然全不上榜,「預防傳染病對我來說最重要。」

以往每逢流感高峰期,高永文總會不厭其煩地提醒市民注射疫苗、加強個人衞生,他也不得不承認自己是緊張派,「面對市民講解疫情時當然要從容,否則容易引起恐慌,但其實要預防傳染病,我們一定要緊張,有時過度緊張不要緊,因為這樣才能更加保護市民。」即使是晚上睡覺,他也作好了隨時被喚醒的心理準備,「突然有隻雞染到禽流感,我便要起牀。」

沙士學會須「行前一步」

應對傳染病恍似如臨大敵,高永文坦言或多或少受當年沙士的經歷影響。當年時任醫管局專業事務及人力資源總監的他,接替染病的醫管局行政總裁何兆煒,率領一眾醫護人員在前線抗疫,面對未知的病毒來襲,他坦言只能邊學邊做,「當時仍未知道沙士是甚麼,最大的得着就是學會了防禦必須行前一步。」當年醫管局決定關閉威爾斯親王醫院急症室,一度引來外界極大爭議,但現時回望,此舉無疑起了重要「戰略」效用,這就是高永文口中的「行前一步」。

過去五年,高永文成了守護香港的第一道防線,即使全球多處受傳染病入侵,香港也能倖免於難,沒有爆發大型傳染病,「我們打的是守勢波,不像建大橋會為香港帶來經濟效益,幸保不失已很開心。」這項無形的政績,相信才是他任內最滿意的一環。

高永文總是予人謙謙有禮的形象,任內唯一一次失言卻非涉及醫療事務。一五年政府推銷政改方案,一眾官員頻頻落區宣傳,高永文遇到一名市民指罵,竟一時氣憤出言反駁,更以一聲「講完」收尾。高永文歎道,「他觸及了我的底線,說我欺騙小孩,又用貶義字眼侮辱人,我很『唔抵得』。」即使現時回想,他仍甚為激動,「下次再遇到,我也不能擔保忍得到,因為我覺得這是不應該,我便要據理力爭。」

五年時間匆匆,轉眼高永文已卸下官職,任內仍有不少政策未及上馬,問他會否留戀不捨,他淡淡然說,「每一個人從政都只能在其能力、時間許可範圍下做事,既然政策方向已建立了共識,也未必每一樣都要由我親手處理。」

見CY請辭 懇求「放我吧」

當年離開醫管局,高永文一心與戰友共同進退,○四年他在時任醫管局主席梁智鴻引咎請辭時流下男兒淚的一幕,不少人仍歷歷在目,沒料到多年後的今天,再次驅使他離開官場的,亦是這個原因。

前年梁振英突然宣布不競逐連任特首,高永文在他會見傳媒宣布消息後便馬上致電請辭,「我跟他說,『既然你都走了,不如你放了我吧』。」高永文笑言,本來還以為梁振英連任的話,他要再考慮是否留任,現在梁離開,他反而舒了一口氣,「有幸與CY共事五年,是我的榮幸。」

兩次離開官場,高永文也選擇與戰友共同進退,他坦言自己很重視人與人的關係,「所有事情都是由人掌控,一件事的成敗也取決於人的積極性、穩定性和合作性。」近日高永文獲委任為全國政協委員,將以另一身分推動公共醫療發展,他直言不排除未來可能會戴上其他帽子,「如果我有時間和能力,別人也覺得需要我的話,我亦願意考慮。」

卸下官服推廣「架己冷」文化

高永文是潮州「架己冷」,卸下一身官服後積極推動家鄉文化,甚至在私人執業的診所內闢出一角歎「功夫茶」。

「一提起土樓,大部分人以為福建才有,其實潮州都有大大小小七百個土樓,全世界最大的兩個土樓都在潮州。」說起潮州文化,外表沉實的高永文馬上變得眉飛色舞,侃侃而談。事實上,高永文仍在任食衞局局長時,已不時出席推動家鄉文化的活動,更曾帶領青少年到潮州體驗當地文化。他笑言,如今離開政府後,日程反而較以往更密麻麻,因早上和下午完成診症後,晚上也經常出席不同類型的公開活動,當中不少便是推動潮州文化的活動。

為了把握機會向友人推廣潮州文化,高永文更特意在其佐敦診所闢出一房間,放了茶壺茶杯,沖泡潮州著名的「功夫茶」招呼朋友。打開房內櫃門,裏面放滿了不同種類的茶葉,高永文如數家珍分享,「這是我夢寐以求的地方。」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