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受傷醒來,卻見血肉模糊的乘客,用微弱聲音不斷說救命……」在巴士大車禍中劫後餘生的陳伯,在醫院病榻愧疚哭說,當時被椅背壓着,無法援手,如今瞌上雙目,那人求助的眼神,不期然又在腦海中浮現,「這個鬱結,將成我永世的夢魘!」

大埔巴士大車禍受傷的六十六名乘客,昨日仍有三十二人留醫,其中五人情況危殆,五人情況嚴重。當中一名受傷乘客陳國祥(七十二歲),昨晨仍留在病牀,回憶起車禍一刻充滿感傷。

陳伯與妻及兒孫三代同堂居住大埔屋苑,早年任職建築業,十年前退休安享晚年,平日喜歡賭馬,每逢沙田馬場賽馬日均會入場,一睹偶像「雷神」莫雷拉風采。

他說,上周六如常乘九巴八七二線回家,原習慣坐在上層左邊窗口位,但在車上巧遇馬迷好友,遂走到右邊座位與他同坐,「可能係咁先避過一劫。」陳伯又稱,突然感到巴士車頭彈起,已意識到發生意外,下意識以雙手按住前面座位背,頭部盡量伏在大腿上,就如飛機失事般保護頭部。

「巴士未幾翻側,左方玻璃窗全部破碎,好多乘客上半身拋出車外,但巴士突然跳一跳,各人上身便被車身壓住,再在路面拖行,慘不忍睹!」他受猛烈撞擊暈了數分鐘,醒來時見車內十分混亂,全部乘客跌在地上,有些人疊人,更見一名血肉模糊乘客用哀求眼神望住我,以微弱聲音向他說「救命,救命……」。

「他的眼神似燃起一絲希望,但我的頭和背很痛,又被椅背壓住,動彈不得,自身難保。」其後,陳伯不斷掙扎終脫困,更協助拉出坐在隔鄰的好友,雙雙經太平門爬出車外,再獲救送院。

「救不到人,心情無法平復,現在一閉上雙眼,那人求助的眼神仍在腦海浮現,相信永遠難忘!」陳伯老淚縱橫的說,現不知那人是否存活,這個鬱結將成永世的夢魘,暫不敢再坐巴士。至昨午,陳伯獲醫生批准出院,可趕及農曆新年前回家過年。

至於另一傷者任福定(七十一歲),左邊大腿被巴士鐵片插至入骨,相信要過年後才可出院,任形容自己死過翻生,但對造成十九人死亡則感到十分難過。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