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皇電競戰隊G-Rex隊內唯一港人選手梁子皞(Empt2y)。
英皇電競戰隊G-Rex隊內唯一港人選手梁子皞(Empt2y)。

電競熱潮令不少年輕人憧憬「打住機搵錢」的生活,英皇電競戰隊G-Rex最近在台港澳職業聯賽取得佳績,隊內唯一港人選手梁子皞(Empt2y),經歷家人指責他不眠不休打機「遲早瞓天橋底」,到十七歲離開香港,登上職業舞台,他坦言帶着職業選手的責任及壓力打機,厭倦是最大心魔,去年更有退役打算,但加入G-Rex後重燃鬥志,更劍指今年世界賽席位,「電競是我的工作,更是我的夢想。」G-Rex總監、前世界冠軍劉偉健(Toyz)說,電競絕非「玩玩吓」,選手必須時刻保持「贏」的心態。

記者 郭增龍 攝影 黃賢創 台北直擊

三月四日,G-Rex隊員在較早一日的比賽以直落兩盤擊敗MAD Team,穩守聯賽次席後,在位於台北內湖的宿舍內,享受周日假期。近二千呎的宿舍供八名隊員及總監居住,大廳變為練習室,放上多部電腦,每部電腦均有由總監Toyz所寫的便條紙,提醒選手常犯錯誤。英皇電競業務總監張焯然說,絕大部分電競隊都要求選手同住,以培養默契,但他坦言現時宿舍空間不足夠,並已在同一幢大廈承租另一單位,準備供總監及後勤入住。

輟學打機 父由反對變支持

現年二十歲的Empt2y,一四年已成為職業選手,去年以三十八萬港元轉會費加入G-Rex。他說,台港澳聯賽的基地設於台北,比賽一般在晚上進行,職業選手須習慣在外地生活及訓練,「一星期工作六日,除了比賽日之外,每日一點起牀,兩點訓練,包括團練及個人訓練,直至晚上十點。」若連同下班的自主練習時間,一日隨時有十二小時對着《英雄聯盟》(LOL)遊戲。

Empt2y成為職業選手的路絕不易走,他中二時自覺難以適應香港教育制度而輟學,其後迷上LOL,並發現遊戲背後的產業鏈,「直至一四年台灣出現聯賽,我就決定以職業選手為目標。」Empt2y是家中獨子,以打機為志願固然難以得到父母認同,家人曾以程式限制他每日只可用三小時電腦,結果關係愈鬧愈僵,「爸爸甚至鬧過我,再打機就準備瞓天橋底。」

獲Toyz自身經驗勉勵

直至社工介入,勸家人「關係行先」,電腦禁令始獲解封。Empt2y於是日練十五句鐘,「每日做資料搜集,看職業選手比賽,研究角色。」一四年,他的排名愈打愈高,更組隊進軍業餘賽,家人始發現他是「認真」打機,同年暑假,他獲職業隊相中,「我搜集電競行業的資料給父母看,他們亦向教練了解,後來就全心全意支持我。」家人其後更不時到台灣觀賽,父親更堅持在網上看他每一場比賽,「最深刻是一五年在台灣打季後賽,我爸爸在出場前拍一拍我的膊頭,我想起他由極度反對到當日在現場支持我,這一拍就已經足夠了。」

登上職業台階後,Empt2y由一開始為興趣打機,到成為職業選手,要按比賽需要練習,「不可以隨便使用不同角色」,平日言行操守亦受規限,他坦言經歷多次厭倦期,去年更自覺已到職業生涯晚期,有退役打算,但加入G-Rex令他重燃鬥志,「我一直認同G-Rex選手的實力,他們前年才組軍,已經有好成績。」他更笑言,隊友一直努力訓練,令他亦不敢鬆懈,「因為不想辜負隊友。」

每次經歷低潮,Empt2y除了提醒自己,電競是他的夢想外,亦會翻看Toyz在一二年由一支寂寂無聞的隊伍,成為世界冠軍的比賽錄影。雖然他從未打入世界賽,但現時G-Rex在聯賽排名第二,如能保持水準,將很大機會晉身世界賽舞台,他坦言團隊正以此為目標,並期望最少能打入世界賽八強。

「因為我贏過,所以我知道怎樣可以贏。」G-Rex是Toyz第一支正式執教的隊伍,他形容,選手狀態起伏是平常事,他以過來人的經驗,建議選手如何做準備回升狀態,「電競業很需要有人推你一把,如果你不努力只是浪費時間,因為無名氣、無成績、無人記得你,等於甚麼都無。」

壓力大易迷失 靠自己突破

在Empt2y眼中,Toyz是沒有架子,能與選手講笑的教練。雖然Empt2y在最近多場比賽均列為後備,但他認為,Toyz懂得調整後備選手的心態,「他令我覺得自己不是被拋棄的選手。」他形容,即使隊員之間有競爭,亦會以團隊利益為先,未有因競爭破壞團隊關係。

不少年輕人期望踏上職業電競選手的台階,但Toyz不諱言,當上職業選手後,「打機再不是有樂趣的事」,亦要面對比賽成績的壓力,「你會打到迷失,有很多壓力,需要靠自己突破。」Empt2y在立志成為職業選手前,在網上參考大量選手日常生活及花絮的影片,預先了解選手的工作要求,「中學生想做選手前,要弄清楚甚麼是電競,不應以電競為逃避學業的藉口。」

一四年起推行「電競外展」的香港明愛,月初帶同十多名青少年到台灣與G-Rex隊員交流,負責社工黃靜怡坦言,起初不少人對「電競外展」有保留,但LOL團隊作賽的性質,除了可訓練年輕人溝通、自我管理及團隊合作外,不少曾以職業選手為志向的青少年,亦在比賽中了解自己與職業選手的距離,重新規劃前路。

贊助費年逾百萬 港難尋新血

隨着電競普及,張焯然表示,G-Rex目前每年有過百萬元的贊助費,惟本港發掘電競新血的系統仍未成熟。

Toyz表示,台港澳職業聯賽(LMS)二線選手月薪可達一萬三千至一萬六千元(港元,下同),一線更可超過五萬元,但放眼亞洲市場,仍處於偏低水平,「LMS跟內地無得比,內地有名氣有實力的選手年薪過千萬。」

根據LMS網頁,主辦方每年會向參賽隊伍提供近三十萬元補助,亦會按排名發放獎金,今年春季賽首兩名的獎金分別為約四十萬及十六萬元。張焯然指出,G-Rex目前已獲四家公司贊助,合共金額過百萬元,目前正與數家有意贊助的公司商討細節。

縱然有成熟產業鏈,Toyz坦言難在港發掘新人,並指南韓視電競為國寶,更有電競俱樂部與學校合作,學生可以「邊打機邊讀書」,他難以想像同樣做法可在香港發生,「香港是剛起步,未來需要多舉辦比賽,發掘有潛質的人。」

英皇電競戰隊G-Rex最近在台港澳職業聯賽取得佳績。
英皇電競戰隊G-Rex最近在台港澳職業聯賽取得佳績。
英皇電競戰隊G-Rex最近在台港澳職業聯賽取得佳績。
英皇電競戰隊G-Rex最近在台港澳職業聯賽取得佳績。

英皇電競戰隊G-Rex最近在台港澳職業聯賽取得佳績。
英皇電競戰隊G-Rex最近在台港澳職業聯賽取得佳績。
英皇電競戰隊G-Rex最近在台港澳職業聯賽取得佳績。
英皇電競戰隊G-Rex最近在台港澳職業聯賽取得佳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