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級基建項目港珠澳大橋去年底已具備通車條件,工程界一直盛傳大橋可於今年「七一」通車,但《星島日報》獲悉,大橋通車日期受制於香港口岸人工島上蓋工程進度緩慢,以致未能落實通車日期。多個在香港口岸工作的紀律部隊雖已準備就緒,但最近派員實地視察旅檢大樓,亦發現工程延誤嚴重,難料何時可以進駐。建造業消息指,本港目前不乏建造工人,香港口岸工程未能追上內地和澳門進度,與口岸人工島曾經出現「飄移」問題有關。

記者 歐志軍 鄧俊豐

港珠澳大橋的主橋部分去年底具備通車條件後,一直有消息傳出,大橋的通車日期初步定於今年第二季,即大概於五月至六月期間,工程界更一直盛傳大橋可於今年「七一」通車,但三地政府至今仍未有作出任何公布。隨着港珠澳大橋澳門口岸管理區於上周四正式交付澳門特別行政區使用,並依照澳門特別行政區法律實施管轄,整條大橋的通連日期似乎只取決於本港口岸之工程進度。

路政署:加緊完善通關條件

路政署回覆《星島日報》查詢時表示,有關港珠澳大橋的通車日期,三地現時加緊完善口岸通關條件,並將報請中央確定大橋開通的時間,有定案後會盡快公布。

據悉,在香港口岸工作的多個紀律部隊部門,最近曾經實地視察仍在施工的旅檢大樓,發現工程延誤情況仍然嚴重,料負責工程的路政署仍然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完成「執漏」。消息人士直言:「很多問題,漏水嚴重。」他又表示,紀律部隊部門原本曾接獲通知,指最快需要於去年第三、四季進駐香港口岸人工島,因此對清關及維持治安工作之人手安排,早已準備就緒,可惜大樓的「硬件」部分一直未能完成,現時更難料何時可以進駐。建造界消息指出,業界於過去一年仍受立法會「拉布」問題困擾,實際上馬的工程數量不多,因此行內現時並不缺乏建築工人,相信香港口岸工程延誤與人手無關。他指出,香港口岸旅檢大樓即使屬於大跨度的建築設計,但未算十分複雜,估計工程延誤與香港口岸人工島曾經出現「飄移」和不正常沉降問題有關,令路政署需時處理問題,拖延了「上蓋」工程。他舉例,與大橋工程相關的屯門至赤鱲角連接路,部分收費亭工程已提早半年完成,反映人工島上的工程延誤是獨有問題。

建築工人足 疑與「飄移」有關

一直關注大橋工程進度的工聯會離島區議員鄧家彪表示,工程界最新流傳的說法是,港珠澳大橋現時是爭取在今年七月一日通車,留意到業界也似乎為着此目標加快工程進度。他認為,按着一個既定日子追趕工程進度並沒有不妥,但關注工人安全在期間是否得到足夠保障,以及施工質量是否達標。

曾任土力工程處處長的工程師學會前會長陳健碩認為,香港口岸工程早年曾經受到司法覆核所影響,連帶撥款也要延遲批出,足足拖延兩年才開始施工,即使項目到現在仍未完工,但實際建築期仍然不算長,「大家的起步點根本不同,只是內地和澳門沒有延誤,不應直接比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