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日是母親節,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在《大公報》寫了兩篇共六千字的長文,紀念辭世一年多的母親曾何杏芳,當中透露不少自己與母親、弟弟兼民政事務局前局長曾德成的童年往事。

曾鈺成話,小時候曾經憎恨媽媽,甚至想離家出走,記得當時經常同媽媽吵嘴,覺得她偏心弟弟,「每次我跟弟弟吵架,她總是說我不對。弟弟很會向媽媽告狀,我一跟他吵,他便跑去找媽媽,媽媽就是聽他的,不由分說罵我一頓。」離家出走計畫最終都沒有實行,曾鈺成也記不清真正原因,最大可能是想到一旦生病,「還是不能沒有媽媽在身旁」。

他又提到母親管教很嚴,逼迫兩兄弟讀書做功課「心狠手辣」,每天晚上要把學校教了的課文全部背給她聽,「我讀小學五六年級的時候,幾乎每天晚上都要含着淚水背書」。

曾鈺成之後歎道,其實媽媽一天到晚不是在家裏就是在街市,對於自己的生活圈子和生活方式,沒有選擇權,「殊不知母親的偉大,正在於她甘願把自己的青春消耗在小事上,好讓丈夫和子女去做他們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