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廈劏房變種出擊,豪裝「工作間」呎價破萬。
工廈劏房變種出擊,豪裝「工作間」呎價破萬。

樓價與租金升勢不止,工廈劏房有增無減,甚至加碼豪裝推銷吸客。《星島日報》記者「放蛇」直擊,發現近月葵涌及荃灣地段內,有工廈公然設鋪塾牀褥的示範單位,並以二十四小時智能管理平台、豪華雲石裝修作招徠,揚言銷售「廿四小時工作空間」,呎價及月租均破萬元。代理更向記者直言,可以免費代客「偷雞」加裝價值三萬元的廁所、熱水爐等,方便一周在內住足七日。亦有經紀表示,葵涌工廈「工作室」中,住屋多過辦公室,直指只要多買變形傢俬,衣衫不要高調掛屋內,即可逃過政府巡查。 本報記者

屋宇署早於一六年出招,限制面積少於八百六十一呎的工廠單位中設獨立洗手間,發展局去年亦建議將出租工廈作住宅列為刑事。不過工廈劏房有增無減,而且變種出擊,以二十四小時工作室招徠,卻可作住宅用途的工廈劏房愈推愈多,而且愈劏愈豪華。

210呎售240萬 月租萬三

荃灣德士古道及葵涌大連排道兩幢翻新工廈,近月推銷吸客,其宣傳單張上打着「共享空間」的旗號,以「二十四小時自主空間」、「不受辣招限制」、「經律師樓及則樓處理合法獨立契」等字眼作宣傳,又列出鄰近地區有多個住宅單位,廣招客戶。

記者以打算買單位自住的顧客身分,到示範單位內,向負責代理查詢,經紀隨即推銷荃灣其中一個實用面積為二百一十呎的「工作間」,並指售價高達二百四十萬元,呎價超過一萬一千四百元,月租一萬零三百三十三元,「出面荃灣買住宅,同呢個單位一樣size,差的都要六百萬,如果你要望海景,去到一千萬,入面都只係畀個電磁爐你。」

有見經紀主動比較住宅樓價,記者即問可否與伴侶在內一周住足七日,經紀笑了笑,走到牆邊拉開多用途變形傢俬,指着上面放置的牀褥,說:「唔好話住呀老闆,話休息,home office之嘛……全香港到底有幾多人正在用工廈來休息呢?大概六萬人口啦,真係養活到不少家庭。」

雲石裝修 設智能管理平台

他形容現時市場已有不少「豪劏」工作室,惟該批單位是最豪華,走廊以黑雲石鋪砌,木地板經打蠟,間隔用防火磚,防火門可防火兩小時,設無線上網,空調設備,而且有二十四小時智能管理平台,有專人在秘書台接收查詢,「我們的平台包三十多項服務,訂餐、機場接送、洗衣,你諗到都有。」

該兩幢工廈有近九十個單位出售,預計八月推出市面,但經紀直說有廁所的單位已經賣光,其中有人會用來自住。記者稱須加裝廁所才肯入貨,經紀即表示能協助加裝價值三萬多元的廁所和電熱水爐,「老實講,唔會入則……洗手間我同發展商講送畀你,電熱水爐要裝好閒之嘛。」至於住在工廈是否違法,他則表示存在灰色地帶,「一切都是源於觀點與角度。」《星島日報》就上述單位情況向地政總署查詢,署方表示葵涌工廈地契用途屬一般工業及╱或貨倉,荃灣則為工業及╱或貨倉,又指除非業權人已獲批更改或豁免有關用途條款,否則會被視作違反地契,若業權人未能糾正違契事項,單位便會遭「釘契」,甚至將有關物業收回轉歸政府。

地政署:只作工業貨倉用途

香港測量師學會前會長陳旭明指出,工廈「差不多無可能」獲批改作住宅用途,即使買家擁有工廈獨立契,亦只能用作工作室,而不能住,「工業地方可能有危險品,空氣和噪音等污染又多,你千祈唔好買來住呀。」

有關代理公司回覆指稱正在了解事件,重申公司絕不容許員工作出任何違規行為,否則將會作適當紀律處分。

有關發展商發言人則表示,公司宣傳品上清楚列明單位只作工業、地契和大廈公契指定用途,公司亦不會代買家進行任何小型工程,更不鼓勵相關行徑。對於地產代理的表述,公司指會嚴厲問責相關人員,要求地產代理作出紀律處分,往後更會派員監控銷售流程。

代理教:政府上門前搬走傢俬

上述個案只屬冰山一角,記者佯裝住客,向葵涌另一地產經紀表示有意住在價格較低的舊工廈內,代理即熟路地帶記者到華星街和葵昌路的兩個「工作室」中。兩幢工廈的劏房門外,都標明是工作坊,而且設水牌顯示各公司名字,但只是寥寥可數。代理坦言:「有些公司不掛牌,有些則像你一樣住在裏面,其實像你一樣的人(住戶)更多。」

他又指,過去有不少客人都住進上述單位,從沒被政府檢控,「政府來到敲門時,不要理會,然後政府會跟你預約時間檢查,到時搬走衣服傢俬就無事,用沙發牀的話,更加不用搬來搬去。」他教路,在水喉上加裝花灑,只要一千多元,安裝整個熱水爐也不過四千元,「去荃灣買個二百多呎的住宅單位絕對要四百萬元。」

針對上述工廈,地政總署亦回覆指,其土地用途屬一般工業及╱或貨倉。

工廈劏房變種出擊,豪裝「工作間」呎價破萬。
工廈劏房變種出擊,豪裝「工作間」呎價破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