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對她目前的處境非常擔憂,胞弟(圖左)希望攜款來港協助解救唐琳玲。
家人對她目前的處境非常擔憂,胞弟(圖左)希望攜款來港協助解救唐琳玲。

奇女子唐琳玲在庭上拍照惹起軒然大波,其身分背景及精神狀況亦引起各方關注,《星島日報》記者千里迢迢追尋至唐琳玲浙江紹興越城區老家,獨家訪問她的父親及胞弟。唐父強調,琳玲沒有精神病,女兒只是性格倔強,堅持己見,其母一向以她為榮;並指女兒聰慧,讀書常名列前茅,大學畢業不久,曾賺取一百萬元人民幣,其後負笈澳洲,並在上海取得律師執業資格。家人對她目前的處境非常擔憂,胞弟正辦理來港手續,急籌保釋金助她暫脫困境。

記者:戚偉達紹興直擊報道

「我的女兒很聰慧,少時讀書從不會讓父母憂慮。」六十歲的唐水山向本報記者道出心聲。唐琳玲的家鄉是浙江紹興越城區,少時住於鄉村,多年前已遷住城區,唐父母育有一對子女,長女琳玲三十五歲,昔日曾戀愛過,現時是否尚有男友,唐父稱不知道,唐弟三十二歲,已婚。

唐琳玲庭上拍照案件下周一裁決,期間還柙看管。資料圖片
唐琳玲庭上拍照案件下周一裁決,期間還柙看管。資料圖片

唐父談及女兒讀書成績,緊鎖的眉頭稍作寬懷,指女兒勤奮好學,一直名列前茅。他又指出,女兒個性獨立,但很倔強,做起事來總是一條心,很堅持自己的原則,不容易受他人擺布,亦不會輕易認錯。

指她很倔強不輕易認錯

琳玲在大學唸金融,畢業後,離鄉出外工作及營商,很快賺了第一桶金,達一百萬元人民幣,之後便往澳洲讀商業的碩士課程,英文練習得更為流利。她其後返回浙江工作,一三年與一家投資管理公司發生工資、餐費的勞資民事訴訟,結果屬原告的唐琳玲獲勝訴,獲近五萬元人民幣賠償。

大學畢業離鄉迅賺百萬曾讀法律

唐弟補充說,琳玲在外地很多機構任職,甚至在領事館當翻譯,聽姊說她的確在本港一家中資大公司投資部任副經理,不過只工作數月便離職。唐弟很佩服胞姊和能力和毅力,在工作之餘努力進修法律課程,鑽研法律個案,大半年前已在上海取得律師執照,一直對法律事宜懷有濃厚興趣,她在港旁聽亦緣於此。唐弟非常敬仰胞姊,父母現住的一層樓,也是琳玲出資購買。

唐琳玲涉事當日散庭後即往會議室與大律師商討,等候期間一度痛哭。資料圖片
唐琳玲涉事當日散庭後即往會議室與大律師商討,等候期間一度痛哭。資料圖片

曾上海法庭拍照避檢控

唐弟也指出,以前他自己在上海的法庭上也曾拍過照,惟法官只要求把手機照片刪掉便沒事,未料胞姊竟在港惹起風波。

對於唐琳玲在庭上經常提及耶穌指示她拍照,又手戴佛珠,唐父澄清琳玲沒有宗教信仰,屬無神論者,估計提及耶穌是一時氣話,佛珠也只屬個人的裝飾品,她思維清晰,絕對無精神問題。唐父又稱,若精神不健全,都不會做生意賺到錢。

自從女兒在港出事後,尚有一個月便退休的唐父,不諱言連日來寢食難安,手腳亦經顫抖。他又說,妻子最疼愛這女兒,視為家庭的驕傲,他不敢把實情告知妻子,以免妻子擔心落淚。

唐弟則較為沉着,透露現正辦理出入境手續,打算來港解救琳玲,盡快為她保釋外出,免其續受覊留之苦。

全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