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展站挖掘工程出現問題。資料圖片
會展站挖掘工程出現問題。資料圖片

沙中線接連爆出施工問題,掀起公眾關注大型工程監督問題。業界坦言,沙中線的情況並非孤例,因現時總承建商會聘請建築師、工程師或測量師等專業人士擔任項目總監,日常除了跟進施工情況,亦須兼顧工地安全、勞工管理等問題,故依賴二判、三判監工上報工程問題。惟行內不時出現工人兼任監工「自我監測」的情況,故於工程按件支薪、趕進度的情況下隱瞞錯漏,導致各層級的監測均告失效,衍生石屎牆被削薄、鋼筋支架倒塌等情況。 記者李卓穎 郭增龍

近日沙中線多站先後被揭發結構層鋼筋被剪短、偷薄牆身及少放臨時鋼支架等工程醜聞,惹來本港工程監察制度失效的疑慮。據了解,大型工程有多個不同層級的監工參與,上至總承建商、項目業主,下至二、三判及其後所有分判商,均會聘請人員監督施工,承建商由工程項目經理(或稱營造師,Construction Manager)擔任「大總管」,監察建築工藝、地盤勞工、職安健、施工進度及成本等事宜,此人可為建築師、工程師或測量師等專業人士;駐地盤人員則於前線監察分判商的建造工人,現時本港政策對其資歷要求不高,多數持有建造業議會的監工文憑即可入行。

石屎牆「大肚」非罕見

香港營造師學會副會長岑厚德坦言,工程項目經理無法逐一巡視所有施工步驟,難免要依靠下級匯報工程問題,惟行內不時出現工人兼任監工,進行「自我監測」的情況,以致他們有機會於工程按件支薪、趕進度的情況下隱瞞錯漏,目前更有零建造經驗、非註冊工人任職監督,欠缺專業知識及經驗,難以判斷或阻止潛在的施工危機,「這批人只是信差,代前線向上級匯報施工進度,但無人能確保工人會對監工坦白過錯。」

岑厚德指出,部分工程問題源於工人施工不當,加上前線監督制度失效所致,類似土瓜灣站月台結構牆移位的情況並非孤例,其他地盤亦常有發生,「監工應在落石屎前檢查好板模有否上好螺絲、是否牢固,不然落石屎的衝力太大,板模散開將使石屎牆變成『大肚』,『大肚牆』並非罕見,鑿走部分石屎已成了業界的既定處理方法。」

工務工程要百分百監工

上月港鐵大圍站上蓋地盤有鋼筋支架彎曲變形塌下,以及發生「漏石屎」意外,岑厚德認為前線監工亦有責任,「石屎應先於柱位及結構牆開始灌注,而非容讓工人貪方便、選擇於工地最遠的角落位置開始動工,監工應該知道石屎太重將致樓面下塌,但他未能阻止此事。」

任職工程監督的文先生(化名)透露,沙中線雖然是大型基建工程,但其監管細節與政府工務工程有別,工務工程則相對嚴謹,他以落石屎工序為例,工務工程需要百分百監工,即每次進行落石屎工序,均要有駐地盤監管人員在場方可進行,「但以我所知,港鐵工程並不是要求百分百監工。」

臨場「執生」技巧低

前線監工質素引起擔憂,與此同時,香港測量師學會前會長何鉅業亦有感,近十年上層的工程項目經理需處理的行政工作不斷增加,以致身處於前線監督的時間下降,實戰經驗較昔日的前輩少。他曾於裝嵌玻璃幕牆時,問及監督人員對各款安裝方法及程序的意見,惟對方未能對此工序提供深入分析,令他略感失望,「若不了解各款設計的優劣及相應檢查方法,未必能夠見微知著、主動地提出施工問題所在,其後還得靠師傅指正執漏。」

何鉅業續說,現時絕大部分的監督人員依賴監察指引作背後支援,一旦於工地遇到的狀況非其認知之內,臨場「執生」技巧較低。他直言,監工出錯不一定為工程安全造成大風險,惟其後須花時間進行「破壞性的修正」,如鑿開現有結構、磚廠、窗或喉管進行檢查亦非理想做法,「工料一定會沒那麼耐用。」

建築公司負責人洪先生(化名)指出,沙中線工程撥款在去年拖延多時,政府幾乎無法支付工程費用,「當時工人、分判商及承建商都很沮喪,擔心如果撥款未能通過,隨時無糧出,令大家都鬆懈了,被一些判頭利用這個時機,結果發生今次事件。」他慨歎社會太政治化,間接令事件發生,「這些監管問題,正常情況下不會發生。」

全文刊《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