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大學過去積極北上收生。資料圖片
本地大學過去積極北上收生。資料圖片

本地大學過去一窩蜂北上辦學,惟早前國家教育部叫停逾20個中港兩地大學合作的本科及碩士課程,揭示院校北上問題多多。《星島日報》報道,最多課程被中止的理大,有消息人士指出,原來校內一直對北上開課程未有共識,更曾有課程一年虧本6位數字。除了蝕本,港方學校亦難以監管學生質素,有內地生出貓也草草了事,加上有學校結盟數年,成功「複製」辦學經驗後,即撬起港校自行開設相關課程,令港校意興闌珊。有內地升學顧問指,單一學系課程的合作項目,礙於教職員數目、院校配套及資源單薄,勢難獲取學生支持。

國家教育部早前發出通知,終止234個本科以上的中外合作辦學機構和項目,其中本港大學有份合辦的項目可說是重災區,共有22個項目被終止,令現存項目僅剩19個。國家教育部解釋,部分機構及項目引進優質教育資源不足、教學質素不高、學科專業能力不強,缺乏內涵式發展機制等問題。事實上,有院校在北上過程中,已經歷重重問題。

年蝕6位數 理大貼錢出糧

理大有13個合辦課程被終止,該校消息人士坦言,理大逾20年前北上與內地大學合辦課程,惟校內一直未為北上辦學達成共識,「撇除幫助內地建立碩士課程、培育學生,大家都看不見此舉對理大本身有幾大好處,質疑無法雙贏的事是否值得做。」

消息人士續說,理大高峰期曾開設20多個合辦課程,惟有學院院長向他透露,有課程收生不足「年年蝕錢」,一個課程一年赤字已達6位數字,需理大「貼錢」,「有些人以為北上開設課程有錢賺,實情是做一個蝕一個,香港教授一向人工高,當合辦課程所得學費不夠支付教員薪水,最終還是把款項撥回教授所屬學院,由受政府資助的學校出糧,變相由納稅人埋單。」

除了無法自負盈虧外,消息人士亦指,理大作為頒授學位證書的一方,日常運作及管理卻由內地合作方負責,難以保證畢業生質素跟港校學生同等。他以考試為例,理大的合辦課程曾發生出貓事件,「調查過後冚埋件事就可以keep go(繼續讀),學生將獲理大『沙紙』。」

內地校複製經驗另起爐灶

消息人士表示,今次理大被終止的13個課程,全數已於早年停辦,如職業治療及物理治療為汶川大地震後,理大取得馬會資助、由上而下主導的情況下,跟四川大學合辦3屆課程。

他認為,川大醫學科目素來不錯,純粹因捐款才促成該次合作;至於其他被終止的課程,原因在於有結盟院校「複製」了理大的辦學經驗,自行開辦相關課程,故毋須港校繼續協作。

他認為,港校已完成內地高等教育的建設角色,惟他並不覺可惜,因校方始終要抽撥人手到內地授課,此舉不止有機會影響到港校運作,亦對於合辦課程的教學無甚好處。該消息人士相信,合辦課程收生不足、需求下跌及虧本的慘況,以至難以管理的情況並非孤例,「其他大學都一定遇到同樣問題。」

對此,理大發言人回覆,現時與內地院校合辦7項碩士及博士課程,並隨着內地高等教育界的發展,香港院校包括理大所扮演的角色亦會有所轉變。

外租課室上課 漏報稅急停辦

此外,中港法例不同令港校出現帳目問題,中大工程學院副院長黃錦輝指出,曾有院校北上合辦課程後,不知道所收的學費需要向內地報稅,結果在審核帳目時發現漏報稅,需要急忙停辦課程,並重新處理帳目問題。他坦言,港校北上前未必有考慮運作細節的問題,部分課程更因行政問題而叫停。

中外合作辦學項目大減,內地升學專家兼香島專科學校校長羅永祥分析,多個終止項目均為工商管理碩士、社工及社會學課程等「重複性科目」,當中絕大多數屬單一學系課程的合作項目,其配套單薄,隨時行政人員較外地院校的教職員為多,讓人感覺兒戲,「合辦課程不似有獨立校舍的中外合辦大學,隨時是校方在外租一兩個課室上課,但學費並不便宜,有低成本製作牟利之嫌。」

單一項目欠配套被淘汰

承辦內地升學的愛學遊創辦人張玉忠亦指,開辦單一學系課程為合辦項目的死因,反觀廣東以色列理工學院(GTIIT)、香港中文大學(深圳)等,九所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中外合辦大學至今仍可繼續營運,可見內地並非拒絕外地院校進駐,「單一項目會漸被淘汰,畢竟他們的管理欠缺自主性,模式未必跟足外地本部,來自本部的教員也非佔大多數。」

張玉忠續說,單一合辦課程欠缺資源,惟GTIIT卻可提供遊學、夏令營,甚至到本部上課的機會。中國留學社社長李文浩認同,九所中外合作大學以外的課程,未必有足夠配套,「若學生修讀工程、生物醫學,沒有相關設備儀器會很麻煩。」

李文浩知悉,部分合辦課程經常轉換師資、課程大綱朝令夕改,「有工商管理碩士課程只有一兩位教員,惟他們因合約問題離任,故新人上場教新內容,未能保證課程穩定性。」

全文刊於《星島日報》

中外合作辦學項目繁多。資料圖片
中外合作辦學項目繁多。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