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超強颱風「天鴿」與「山竹」兩年內相繼襲港,導致大樹倒塌,廣泛地區嚴重水浸,建築及交通基建受損,揭示全球暖化下,超強風暴不再百年才一遇,破壞力更愈趨驚人,令人驚覺本港海堤、建築、渠道,以至填海地域,正受前所未有的考驗。到底以數十年前標準建立的防線,是否還能抵禦日趨頻繁的超強颱風?《星島日報》訪問多名權威學者,冀從氣象學、物理學、海港波浪、土木工程、醫學等學科,探視本港海堤的選用、填海高度、排水系統及疾病預警等有何不足。過程揭示,本港缺乏完整的災害數據收集,專家要評估香港防災基建,也綁手綁腳。然而,「山竹」不過是全球暖化的前哨,若再不集合專家之力,亡羊補牢,再拖十年,後果不堪設想。 每日雜誌組

「山竹」於香港以南約一百公里掠過,無險可守的香港東南沿岸率先失守,但為何杏花邨及將軍澳的災情特別嚴重?專研海港波浪的港大機械工程系教授周國榮及港大土木工程系教授關國雄認為,狹窄的鯉魚門海峽在颱風吹襲時造成瓶頸效應,海浪因瓶頸而堆高(pile up),造成巨浪,位於「頸口」的杏花邨首當其衝,無路可走的海浪再轉向將軍澳沿岸,嚴重破壞兩地。海堤失守固然是災情成因,全球暖化颱風威力大增,東南沿岸加固海堤,刻不容緩,但面向太平洋的杏花邨及將軍澳,竟未有採用更有效阻止巨浪濺上岸邊的拱形海堤,僅以碎石防波堤保護,日後隨時每遇強颱風,都要失守。兩名學者均認為,政府應盡早集合專家,檢視海堤。

無外島阻隔 海浪堆高襲岸

超強颱風「山竹」中心風力一度高達時速二百五十公里,雖然吹襲香港時明顯減弱,但橫瀾島仍錄得每小時一百六十一公里的平均風速,並為鰂魚涌帶來三點七三米高的潮位,僅次於一九六二年襲港的溫黛。翻查天文台資料,包括「山竹」在內,歷來引發最大潮位的五個颱風,均於香港以南一帶掠過、或於東面襲港。

於香港以南掠過的颱風,令本港整體海水上升幅度增加,但為何杏花邨岸邊捲起高達十五米巨浪的情況,未有於全港發生?周國榮及關國雄從地形中找到端倪。周國榮分析,杏花邨位於東南沿岸,海浪並無外島阻擋,因颱風而引發的高能量「長波」,可從數百公里外的太平洋直接侵襲岸邊,加上長波不色散(non-dispersive)的特性,能量不易被消散,為沿岸帶來更大的衝擊。

除了長波的影響,原來杏花邨對開的維港海岸地形,更令情況進一步惡化。關國雄指出,長波到達岸邊後,浪高將會按沿海地形及海岸線變化而堆高,而鯉魚門海峽的海水通道明顯收窄,如吹東至東南颶風,大量海水推向維港時,將造成樽頸,堆高鯉魚門海峽的海水,位於「頸口」的杏花邨及鯉魚門首當其衝,當風向與海岸線成垂直線時,衝擊所釋出的能量更大。

灣狀地形海水難疏散

此外,將軍澳對開海域的海灣形狀,更令災情延伸至當區。關國雄分析,如颱風令本港長吹東至東南風,海水將難以及時疏散至維港西岸,唯有向左右發展。然而,將軍澳的灣狀地形,同樣不利海水疏散,令小西灣、杏花邨及將軍澳長期水浸。如風向突然轉南,長波更會衝向將軍澳海濱長廊。翻查資料,天文台於山竹吹襲期間懸掛十號颶風信號達十小時,當時香港主要吹東風及東南風,正好切合以上估算。

若按此原則分析,整個香港東南沿岸均有巨浪威脅。其中,鴨脷洲受附近的南丫島地形影響,海水通道收窄,有機會成為下一個「杏花邨」;赤柱受灣形海岸線影響,或是下一個「將軍澳」。關國雄強調,如要證實當中的關係,須計算海牀深度、水流、暴風潮、風速及持續時間,涉及的因素很多,「有可能要收集全港數據,以超級電腦運算,才有較佳的估算。」

既然香港多處均有巨浪侵襲危機,海堤建設自然不可以馬虎。不過,關國雄發現,無論是八十年代中落成的杏花邨,抑或是一三年對外開放的將軍澳海濱長廊,均使用以碎石堆積而成的穿孔海堤。曾參與屯門新市鎮工程的關國雄表示,當年屯門海岸為減低海浪衝上陸地的威脅,於是選用成本較高、佔地較多的拱形海堤,令屯門鮮有水浸問題,「拱形海堤並非新發明,幾十年前已有,只是無人參考。」

採拱形海堤減災情

周國榮認同,穿孔海堤可消減海浪能量,但要避免海水直接濺上路面,則要配合拱形海堤設計。雖然侵襲杏花邨的巨浪高達十五米,一般海堤不可能有如此高度,但他指出,拍打岸邊的海浪,不會持續高達十五米,「海浪會以三米、五米、十五米、九米不同的高度衝向岸邊,不會每次都一樣。」他相信如杏花邨採用拱形海堤,可減輕災情。

記者其後檢視被視為有巨浪侵襲風險的鴨脷洲,發現由利南道至海怡半島一帶的海岸,均未有建設拱形海堤;相反,位於青衣北的海濱公園,雖位處內港,部分卻設有拱形海堤。就此,土木工程拓展署認同,拱形海堤可減少波浪越過海堤,惟未有說明選用拱形海堤的原則,僅表示赤柱海濱長廊的海堤有使用相關設計。

東龍洲建堤抗長波

除了使用拱形海堤,前土力工程處處長陳健碩認為,在東龍洲附近海岸興建防波堤,有機會抵抗長波對杏花邨的破壞力,惟目前難料實際成效,「可能有少少用,但這是一項大工程,成本不輕。」

周國榮坦言,不同海堤能如何防浪需要更多數據研究,但他發現目前公眾討論海岸防浪基建時,單純以為加高海堤即可防浪,卻鮮有關注海牀深度、沿海地貌及海堤選用等因素,「(公眾及政府)有很多問題也未能掌握,我們想正視聽,針對問題,以數據為基礎作出認真研究。」

解構杏花邨及將軍澳巨浪和水浸成因

1.山竹吹襲,香港吹東南風,颱風帶來的「長波」(long wave)直奔東南沿岸

2.海浪於杏花邨遇上樽頸,海浪大幅堆高,帶有高能量的「長波」,侵襲杏花邨

3.樽頸效應加上將軍澳的海灣地形,令附近水位急升。如轉吹南風,海浪將衝擊將軍澳,並引發水浸

4.鰂魚涌潮汐站位於維港內岸,未能記錄杏花邨的災情

全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