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康會行政總裁曾蘭斯。
協康會行政總裁曾蘭斯。

協康會行政總裁曾蘭斯在社福界服務了差不多四十載,把有特殊需要的兒童當成「阿仔阿女」般看待。在她眼中,每名特殊兒童都有獨特之處,看着他們慢慢進步,將不可能變可能,就像看到一個個奇迹。曾蘭斯過去多年積極為特殊兒童爭取福利,任內更曾推動政府為特殊學童提供到校康復服務,即將在今年底退休的她明言,即使離開了工作崗位,「但我對特殊兒童的熱誠會繼續下去。」記者、攝影楊詩彤

「這是當年余志穩在任社會福利署署長,出席協康會活動時拍的……林太(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也很支持我們,當年就是她建議我找發展局商討新大樓事宜。」去年落成啟用、位於大口環的協康會綜合服務大樓,後樓梯的牆上貼滿該會歷年的珍貴照片,曾蘭斯帶記者邊走邊說,與其說她在介紹協會歷史,倒不如說她在回顧自己大半生的人生軌迹。

自閉症學員畫作值得驕傲

八一年加入協康會的曾蘭斯,整整三十七個年頭裏,見證該會由一間只有兩所中心、不足二十名職員的小型慈善機構,發展至今天共有五十多個服務單位、過千人的團隊,成為業內具領導地位的服務提供者之一。該會的服務對象亦由有特殊需要的兒童,擴大至青年、家長,每年惠及超過一萬五千個本地家庭。

社福界習慣稱呼服務使用者為「阿仔阿女」,談起他們,曾蘭斯臉上總是露出滿足的笑容,這亦是她一直留在此界別的原因。年輕時負笈美國修讀復康科學,實習期間首次接觸特殊兒童,看着他們經過訓練後慢慢進步,很有成功感,「好像看到一個個奇迹,由無可能變成可能。」

新大樓設有一個室內恒溫水療池,可讓大腦痙攣、自閉症等兒童接受水中物理治療,這類設施在其他社福機構絕無僅有,當然值得曾蘭斯自豪,偏偏最叫她驕傲的,是水療池門外掛着的一排畫作,由兩位自閉症學員所畫,曾贏得國際獎項,「他們連溝通的能力也沒有,卻能畫出這麼仔細的圖畫,真的很厲害。」

退休後續關注SEN童需要

然而並非所有人都像曾蘭斯般,看到特殊兒童的長處,甚至連兒童自己和家長有時也會感到自卑,「有些家長接子女放學時,會把書包放進預先準備的大袋裏,因為書包寫了『協康會』,他們不想讓人知道子女入讀特殊幼兒中心。」但有一次,一名家長大力拍了曾蘭斯一下,喊了句「曾蘭斯你得嘅!」原來這名家長起初也接受不到兒子在協康會就讀,「哭着過來,但在短短一年間看見兒子進步神速,現在已變了經常笑。」

要數曾蘭斯在協康會的「成績表」,不得不提「到校學前康復服務(OPRS)」。一四年,該會見輪候康復服務的幼兒眾多,於是自行尋覓基金資助,在十所幼稚園試行「到會」形式的康復服務,「我們找了港大做研究,成效顯著,當時林太形容我給了她很好的『彈藥』,向財政司爭取資源。」結果一年後,政府以協康會的服務模式作藍本,推出OPRS,服務更在今年常規化。

大半生投放在社福界,下月底即將退下火線,曾蘭斯直言希望放一個悠長假期,「做一些從未做過的事。」但即使離開了工作崗位,她相信自己仍會持續關注特殊兒童和青年的需要,下一步希望爭取更多支援特殊青年就業的措施,「在協康會的工作是完成了,但我對他們的熱誠會繼續下去。」

全文刊《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