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凱迪其後見記者時指,直斥政府不負責任,並重申自已沒有主張港獨。
朱凱迪其後見記者時指,直斥政府不負責任,並重申自已沒有主張港獨。

朱凱迪接獲選舉主任通知,其鄉郊代表選舉提名無效。選舉主任在文件中表示,質疑他是否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擁有香港的主權,以及質疑他是否真誠地擁護《基本法》。朱凱迪則重申自己沒有主張港獨,並批評政府搬龍門,表示不認同相關決定背後沒有政治操作。

選舉主任指,朱凱迪曾於2016年在Facebook上,與香港眾志及劉小麗作出「主權在民,守護人權,捍自決未來的選擇」的共同聲明,因此認為朱凱迪支持香港獨立作為港人自決前途的一個選項。選舉主任又指,朱凱迪在其他文章中提及民主自決時,指香港主權的主導權應在港人手中,「而非北京或其他代理人,如中聯辦、特首參選人的手中」。選舉主任指,內容令人質疑他是否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擁有香港的主權,以及質疑他是否真誠地擁護《基本法》。

選舉主任又指,朱凱迪其後在回覆中,沒有正面回答他是否提倡或支持獨立是「自決」的一個選項,並認為朱凱迪隱晦地確認他支持獨立是香港人的一個選項,因此決定其提名無效。

朱凱迪其後見記者時,批評政府搬龍門,取消他的參選資格。他指,在2016年獲確認參選立法會資格,當選議員宣誓就職,無受到特區政府司法挑戰,直到今次參選村代表選舉卻取消其資格。他又直斥政府不負責任,只推選舉主任承擔責任。他又表示不認同相關決定背後沒有政治操作,並指政府以法律達到其政治目的是「人治」。他又指,選舉主任並非重要官職,沒有權力作進一步的政治審查。他認為,選舉主任直到傍晚才回信,相信有複雜的政治計算,例如政府內部、政治成本,以及在中美領袖開會前避免添煩添亂等計算。

他又重申,自己沒有主張港獨,並指其他港人提出香港獨立是言論自由。他又指,司法行動需待選舉結束,即明年1月初再作決定,並需研究政府取消村代表參選人資格的理據。他又指,自2016年起貫徹始終的議員被剝奪村代表參選資格後,或需再面對立法會議席被剝奪的風險是不合理的事,自己無法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