懲教助理梁天行。
懲教助理梁天行。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因衝擊公民廣場案一度被判入獄,前年10月「轉倉」到東頭懲教所時,遭懲教人員要求他作「光身搜查」後未能穿回衣服,蹲下回答逾5分鐘的問題。他認為懲教署人員做法不當及有羞辱他之嫌,遂入稟小額審裁處向律政司索償1.6萬元,案件今續審。邵家臻今亦有到庭聽審。法庭傳召當日疑命令黃全裸蹲下答問題的懲教助理梁天行作供,他表示自己未有問過任何表格外的問題。而梁指對於從屬組織人士會「問多少少」,所以在「新轉介犯人登記表」寫下黃屬「香港眾志」,但前後矛盾的是,囚犯屬於甚麼組織是表格外的問題。

梁天行供稱黃之鋒是「第一次收有組織人士」,所以會「問多少少資料知佢咩組織」,更謂聖約翰救傷隊都會記錄下來。審裁官問「參加過教會當唔當有組織人士?」梁回應會。審裁官又問「聖公會嘅信徒都會寫落去(表格)?」梁表示「都會嘅」。

黃盤問時反問「百老匯電影中心會員」會否記錄在表格,因為都是一個組織的會員,梁即表示此等資料對監獄保安風險無關,不會作記錄。黃遂質疑教會又與監獄的保安風險有何關聯,梁指出只是對有助編排人手、方便管理,而記錄黃屬「香港眾志」只因考慮到囚犯或有政見差別,而他謂對工作有利的資料記錄愈多愈好。梁有補充,他於九十年代不會問囚犯政治背景,現出於「社會時勢的判斷」則會問及政治背景。

梁表示自己其實不認識黃之鋒,對於黃的組織甚至混淆不清「學民思潮」及「香港眾志」,但梁稱他由傳媒得知黃的工作,同意黃是公眾人士。梁同意當日記錄曾問黃政治背景「點解唔係學民思潮?」,黃即反問即問他比一般在囚人士多,梁表示「多一句咁啦」。

法庭記者:陳楚琨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