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高廢塑膠回收量,政府擬於今年推出膠樽回收獎賞、廢塑膠回收服務先導計畫。資料圖片
為提高廢塑膠回收量,政府擬於今年推出膠樽回收獎賞、廢塑膠回收服務先導計畫。資料圖片

為提高廢塑膠回收量,政府擬於今年推出膠樽回收獎賞、廢塑膠回收服務先導計畫。有回收業界表示,隨著政府、商家相繼投放資源進行回收,近期愈來愈多行家開始重收塑膠,冀於新市場分一杯羹,惟本港目前的塑料處理商為數不多,恐怕膠樽長遠「有人收無人接」。有意投標者則指,處理新增塑料需添置機器及倉儲空間,料覓地亦有一定難度。回收塑膠雖有曙光,但仍見暗湧,行內人指,膠樽回收機需要夠多才可提升回收率,惟機器擺放地點影響回收量,其運輸車隊更可能長期虧本。 記者 李卓穎 楊詩彤

廢塑膠的體積大、密度低,回收成本高昂,故回收業內一直存在「有膠無人收」的情況,導致每年有超過七十萬公噸廢塑膠被棄置於堆填區,但近月情況似有轉機。香港廢塑料協會副會長黃頴灝指,近年飲料生產商太古飲料、屈臣氏,以及政府均相繼投資回收塑膠,回收業界眼見生意機會在前,紛紛加入此行列,「上年還是很少人做,本來有些回收商只收廢紙、廢鐵等有價值的廢料,但今年開始愈來愈多願意收膠。」

簡介會踴躍 須夥NGO宣傳

香港環保廢料再造業總會會長劉耀成認同,回收塑膠的業界有增長趨勢,以去年底環保署為「廢塑膠回收服務先導計畫」召開的簡介會為例,當天出席人數多達一百多人,情況非常踴躍,「平時許多簡介會都只得十幾人出席,如今大家都想研究塑膠回收是否有利可圖。」他留意到出席者除了上市公司老闆,亦不乏廢料貿易公司、塑膠再造廠等非傳統回收商負責人。

環保署資料指,上述廢塑膠回收服務包括收集、分揀及破碎等再造工序,製成再生原材料或再造產品,服務對象覆蓋各區公私營住宅、公營機構及環保署轄下社區回收中心和「綠在區區」等。據了解,計畫標書將要求承辦商於本地回收、本地再造,承辦商亦需在中標後三個月內預備好所需設施及器材,設立網站供市民查閱回收資訊,並要跟NGO合作進行宣傳。

待政府標書落實劃區

劉耀成料上述計畫於港九新界將以綠在東區、綠在觀塘及綠在沙田為基地,因他已有廠房進行塑膠再造,並有收集港島區內酒店、辦公室廢膠的經驗,且於就近位置設有回收中轉站,故他有意參與投標,「一條龍進行回收及再造的承辦商不多,我應該算有優勢,而其他回收商只能參與回收物流,但不排除有無車隊的拉粒廠會跟行家合作投標,希望分一杯羹。」

從事了二十多年廢塑膠回收的香港國際環保大使循環再造有限公司負責人伍振德,近年主力回收及再造工商業廢膠,他亦坦言有意投標,早前亦有出席計畫簡介會。他直言對計畫感到憧憬,目前需先等待政府發出標書,「看看政府如何劃分區域,以人口比例估算回收量,再決定是否落實投標。」他預料中標後將投放至少一百萬元添置設備,但不諱言現時回收再造廢塑膠的商業價值依然不高,不會期望先導計畫下的利潤可觀,「收支平衡已經接受,當作吸收經驗。

處理量近飽和須增廠房

由於先導計畫要求回收廠在本地回收及處理廢塑膠,伍振德計畫在廠房內將廢塑膠再造成塑膠晶片及塑膠粒,再出口東南亞。但他指出,其公司坐落於粉嶺坪輋和上水馬草壟的兩個廠房,佔地合共四萬呎,處理目前的工商業廢膠量已幾近飽和,須另覓地方增設廠房,「地方不夠大,機器不夠多,要另外搵約兩至三萬呎地,都有點壓力。」

瀚康再生資源有限公司則是目前市場上少有大規模處理廢塑膠的公司,每日處理量達四十噸,惟當中僅一半屬本地回收,其餘由外地進口,以維持廠房成本效益。市場總監郭志遠指,公司現通過向回收點的清潔工提供經濟誘因,收集廢塑膠,但長遠而言須靠政府教育,提高市民回收意識。

郭形容本港廢塑膠回收再造「長遠有得做,只不過投資較大,像我們已投放了五千萬元。」他亦有意投標,「標書的要求其實我們已經做緊,沒有很大難度。」但他同樣指出,長遠發展須擴大廠房面積,現時該公司的廠房及倉儲用地合共約二十萬呎,中標後需更大空間作廢塑膠及成品儲存之用。

回收機地點影響回收量

政府亦有意引入逆向膠樽回收機,進一步推高回收量。曾與NGO合作試用膠樽回收機的再生資源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何志偉表示,試用經驗發現回收機的回收率較三色桶多六倍,而有獎勵的回收機又比沒有的回收率多一倍,反映成效理想。惟他提醒,回收機的數量直接影響回收成效,「最好像便利店一樣多,才能鼓勵回收。」

早於十多年前環保協進會已自行引進膠樽回收機,其總幹事邱榮光表示,回收機擺放地點影響回收量,以其經驗,體育館及屋苑擁有較高回收率,但早前其機構曾向房署及康文署申請於公共屋邨及體育館擺放回收機均遭回絕,故盼政府內部可妥善協調。劉耀成則指,若回收機位置分散,可料承辦商的物流成本高昂,「邊個做就邊個喊。」

邱榮光認為,本港回收商多數將塑膠打扎出口,目前鮮少商家有能力可回收再造,「塑膠回收量將不斷增加,增加下游出路已是刻不容緩,否則再造量趕不上回收量。」

全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