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除了遭到民主派的反對外,商界亦提出憂慮,擔心內地的司法管轄「入侵」香港。資料圖片
建議除了遭到民主派的反對外,商界亦提出憂慮,擔心內地的司法管轄「入侵」香港。資料圖片

港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容許港府以個案形式,與包括內地和台灣在內的、與香港沒有引渡協議的國家或司法管轄區,商討一次性的移交逃犯協議。這建議除了遭到民主派的反對外,商界亦提出憂慮,擔心內地的司法管轄「入侵」香港,影響香港的營商環境。據聞,有商界人士在北京四出游說,提出若香港通過《逃犯條例》,擔心來港資金會轉移去新加坡,損害香港利益;他們提出縮窄現時《逃犯條例》提出的四十六項刑事罪行範圍,剔除商業經濟罪行。

商界對《逃犯條例》表達憂慮,同時又四出「收風」,以了解港府今次修例,是否「阿爺」意思。最近更有傳言指,在北京的商界人士得到的訊息,是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及中央港澳協調小組組長韓正都對今次修例「不甚了了」,因而估計今次修例是出自特區政府,與中央無關。接近中央政府消息人士則指這個說法並不準確。消息人士指出,修訂《逃犯條例》,是特區政府的自治範圍,中央自然不會作出指令,但中央對於特區政府今次修訂建議,是絕對支持。昨天公安部前副部長陳智敏就直言,公安部全力配合香港警方,拘捕和遣返由香港潛逃到內地的犯人,香港亦應該積極修訂《逃犯條例》,協助移交逃犯到內地。

港府今次提出的《逃犯條例》,整個法律框架基本上沿用香港與其他國家簽訂的移交逃犯協議,甚至清礎明言「政治犯」不在四十六種罪行之列,以彰顯香港在法治上的獨立性。但即使如此,民主派仍是大加撻伐,擔心「政治犯」會以其他名目移交內地。另一邊廂,據聞有內地官員對於港府此舉亦頗為微言,認為如此突出「政治犯」問題,是對內地司法制度的不尊重。有建制中人則指出,從實際角度,即使沒有《逃犯條例》,內地的政治異見者現時亦不會選擇來香港。

至於香港商界擔心修訂《逃犯條例》,會容易「誤墮」內地法網;消息人士則指出,香港商人經常進出內地,若然內地要「對付」他們,亦毋須透過《逃犯條例》。反而,最受《逃犯條例》影響的,可能是在內地涉及經濟罪行的人士,這類人士以往或以香港作為資金避難所,在香港購置資產,然後在有需要時避難來港;修訂《逃犯條例》後,或會嚇怕這類人士。這亦是商界中人在北京提出,《逃犯條例》會令來港資金轉移去新加坡的理據。不過,據聞內地官員對於此一理據並不受落,反而是希望「堵塞」這個犯罪漏洞。

消息人士就直言,要在《逃犯條例》中剔除經濟及商業罪行的做法並不可取,認為港府應耐心向商界作出解釋,相信可平息商界的疑慮。

全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