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圈中人認為,無論是三隧分流,以至今次《逃犯條例》,反映林鄭「閉門造車」式的政策制訂方式。資料圖片
政圈中人認為,無論是三隧分流,以至今次《逃犯條例》,反映林鄭「閉門造車」式的政策制訂方式。資料圖片

港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惹來滿城風雨,政圈不同陣營都有分析認為,特首林鄭月娥在推出《逃犯條例》時「計錯數」,低估商界及外商對修例的反應及觀感,以至其後要剔除9項商業罪行,更要中央官員出手為她「箍票」,有違她競選時的承諾。有政圈中人就認為,無論是三隧分流,以至今次《逃犯條例》,都反映林鄭「閉門造車」式的政策制訂方式,往往是失敗因由。

無論是「三隧分流」以至修訂《逃犯條例》,政府事前都密不透風。「三隧分流」因為事前完全沒有與立法會友好政黨商討,就自行與西隧達成協議,結果因為民建聯工聯會「啃唔落」而「泡湯」。至於今次政府推出《逃犯條例》,有重大利益牽涉的商界同樣被蒙在鼓裏。據了解,有商界領袖對此頗為不滿,指即使是港英年代,若有重大政策出台,政府都會諮詢商界領袖,聽取意見。對商界而言,今次《逃犯條例》對營商環境有着重大影響,甚至影響香港的競爭力和國際聲譽,但政府事前卻完全沒有諮詢商界意見。

據了解,在保安局制訂有關政策之時,港府確曾在行政會議交代過政府有意修例,以個案形式處理與其他國家的移交逃犯安排,以解決港人在台灣被謀殺的案件;但對於修例對香港整體的影響,卻未有多作討論。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在公布修例後,首先會晤的,亦是公民黨議員。直至北京召開兩會期間,商界在北京隔空炮轟修例,李家超在兩會後才急急約見商會及商界政黨,聽取意見,及後並剔除九項商業罪行。

有官府中人直言,整個決策過程,顯示政府高層的確「計漏」商界反應,尤其是被政府視為重要盟友的經民聯的反應。但對香港影響更深遠的,是外商的反應。有商界高層直言,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今次修例令外商感到疑慮,覺得香港多了一重風險,或會令部分外商將亞洲總部轉移至新加坡。事情發展至今天,港府內部亦已承認,修例的確令香港競爭力在國際社會多了一個負面因素,但認為整體而言,香港對外商仍具吸引力。

作為特首,林鄭若在政策醞釀的過程中就明白修例對香港的影響,是否還會修例呢?官府中人認為難講,因為台灣案件亦是棘手問題,若不處理,港府同樣難以交代。泛民中人則深信,林鄭今次修例,是為了向北京「交差」,或是為了迴避廿三條立法。但無論如何,事以至此,林鄭亦只有堅持下去,否則又怎可以顯示自己「事不避難」呢?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 「大棋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