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偉俊日前獻計,建議仿效廉政公署成立之初,以劃綫方式收窄逃犯移交的追溯期。資料圖片
謝偉俊日前獻計,建議仿效廉政公署成立之初,以劃綫方式收窄逃犯移交的追溯期。資料圖片

港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引起商界憂慮,儘管政府剔除其中9項個人或商業罪行,商界仍未完全「收貨」。料擔任《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主席的謝偉俊日前獻計,建議仿效廉政公署成立之初,以劃線方式收窄逃犯移交的追溯期,自由黨黨魁鍾國斌亦要求《逃犯條例》修例不設追溯期。雖然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昨表明,《逃犯條例》是要處理有關疑犯所犯的罪行,因此難以免卻追溯期安排;但有民建聯中人就認為可探討有關問題。

廉署於1974年成立之初,曾發生嚴重警廉衝突,時任港督麥理浩發表「聲明」,宣布廉署對於在1977年1月1日前所犯罪行之投訴或證據,在普通情況下將不予受理。謝偉俊指,收窄追溯期未必要在法例上寫明,而是可透過公開的行政聲明模式,訂明追溯的劃線安排,而追溯期長短可再討論。鍾國斌則以英、法等地為例,指現今法治國家立法時也不會設立追溯期,故認為如今港府修例設立追溯期與否,關鍵在政府是否願做。

《逃犯條例》顧名思義是針對已犯事逃走的罪犯,政府表明必須追究疑犯過往的罪行,今次立法正是堵塞此漏洞,若條例不設追溯力,台灣殺人案也無法處理。不過,在商界未表態支持修例下,政府要趕在7月前通過仍有不少變數,有民建聯中人就提出,若為刑事追溯期設定時限,即條例生效後,過了若干年後便不能再提出移交逃犯。他提到,美國於1999年曾向本港法院提出引渡一名在港、涉嫌洗黑錢的美國疑犯,該個案設有5年追溯期,而美國提出引渡之時,剛好過了5年限期,本港法庭曾就此爭辯法律觀點。

該民記中人認為,為追溯期設定時限可作詳細研究,例如設在3至5年,又認為各方「不一定要即刻say yes或say no」,在政府仍未「數夠票」的情況下,或許有一定可行性。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認為,修訂的罪行範圍及追溯時限都有討論空間,需要基於香港社會共識進行討論。協助台灣殺人案死者家屬的民建聯議員周浩鼎則指,若採取謝偉俊的劃線建議,會否造成台灣謀殺案處理不到,這點要小心處理;至於為追溯期設時限,他認為可以進一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