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時亨遊澳割膽保命。資料圖片
馬時亨遊澳割膽保命。資料圖片

早幾日Fit馬出席港鐵傳媒聯歡派對,只見佢神采飛揚,講嘢中氣十足,健康到加零一,但佢同座上好友講,月前同家人去澳洲旅行時,曾突患重病要做緊急手術,差啲「係咁大」,呢件事話畀佢知,今日精精神神,唔等於明日一樣咁好,隨時有大病臨頭,千祈唔到對身體掉以輕心。

佢今次嘅經歷,可以話命懸一線,十分驚險。話說佢最初只係小小唔舒服,以為休息吓就無事,但愈嚟愈唔妥,佢女婿係醫生,即帶佢去醫院檢查,院內醫生驗咗一輪,睇唔到有嚴重問題,所以無即時留院。

佢以為瞓吓就無事,但當晚身體狀況急速轉壞,極度不適,仲發高燒,女婿見到情況不妙,立刻再送佢去醫院,一check血壓,大家都大吃一驚,原來上壓低到50,心跳卻達140,情況極之危急。醫生隨即同佢做詳細檢查,終發現佢個膽發炎,細菌擴散入侵血管,形成敗血症,如果唔制止,會好快死人。醫生當機立斷,馬上安排手術,將成個膽割咗。好彩手術成功,細菌無再蔓延,佢瞓咗一個禮拜醫院就康復,執番條命。

事後佢回想件事,覺得十分夠運,因為如在長途飛機上病發,要拖十幾小時至做手術,佢大有可能一命嗚呼。假如當時在落後國家,無澳洲咁嘅醫療,一樣好大鑊。

佢出院後收到張bill,一睇嚇咗一跳,大叫「咁平嘅亅,原來留院加手術只一萬幾美金,其中手術費僅收二千四百澳元(約一萬三千港元)。如果喺香港醫,分分鐘要幾十萬。點解澳洲咁平,香港咁貴,值得大家認真諗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