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由紐西蘭回流的醫生指當地工作量,遠低於本港。資料圖片
有由紐西蘭回流的醫生指當地工作量,遠低於本港。資料圖片

海外醫生願意回流,主因均是家人已在本港定居。有海外醫生稱,經有限度註冊的醫生沒有晉升階梯,昔日教授的後輩未來亦獲升調至副顧問醫生職級,但自己卻仍然是駐院醫生,長遠會感不悅,建議為有限度註冊的醫生設立升職階梯,相信更能吸引海外醫生到港行醫。

沒升職制度 長遠感不悅

經有限度註冊到公立醫院工作的梁慕球、陳達晉及吳志強,3人均在外地醫學院畢業,且取得不同的專科資格,但3人的共通點,均是家人已在本港定居,故自己都希望回來照顧家人。已回港兩年多的吳志強稱,即使部門有副顧問醫生空缺,但透過有限度註冊的海外醫生無法申請升職,故繼續以該制度留在公立醫院,等如沒有「職場階梯」。

他認為,起初回來時擔任駐院醫生沒有大問題,自己亦會教導新醫生,但「你教導的後輩都可以升級至副顧問醫生,而自己仍然是駐院醫生,長遠而言亦會感到不快」。

吳志強續稱,跟其他部門開會時,倘職級達副顧問醫生,對方會較認同自己意見,因為職級反映年資,建議醫管局在有限度註冊醫生中,亦設立升職制度。

吳志強補充,雖然自己在外地擁專科資格,但香港麻醉科醫學院並沒有立即向他頒發專科資格,要求他在本港連續從事3年麻醉科工作,再交由學院大會審核。今年年底,他便合乎年期資格。他表示,早前有兩位同事亦以同樣方式申請本地專科資格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