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樂士稱,以普通法控告九子沒違《歐洲人權公約》。
江樂士稱,以普通法控告九子沒違《歐洲人權公約》。

控方根據源於中世紀英格蘭的普通法(Common Law)起訴「佔中九子」,非以較輕的《簡易程序治罪條例》中的公眾妨擾罪來檢控,由於九子案屬區域法院案,可判最高刑期為入獄7年。前任香港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資深大律師回應《星島日報》查詢稱,佔中九子案並非本港首宗以普通法控告公眾妨擾而罪成的個案,事實上,引用甚麼條例作檢控,是控方的「絕對權利」,至於控罪是否合適,主審法官自會根據案中證據作出定奪。

江樂士指,當數名人士聚集一起犯案,控方常以「串謀」控罪來控告涉案人士,如行為顯然易見是聯合計畫的合理後果,任何共同犯罪的人亦須負上共同責任。控方亦有自主權去考慮案情並决定適當的控罪,以普通法控告佔中九子串謀公眾妨擾罪並沒有違反《歐洲人權公約》。

是控方的「絕對權利」

雖然香港法例第228章《簡易程序治罪條例》亦有公眾妨擾罪,用以規管拋擲髒物、吐痰、在公眾地方大小便、在公眾地方罔顧後果地策騎、在行人路上牽引馬匹或其他大型動物、疏忽地發射火器、在公眾街道上奏玩任何樂器、進行任何消遣而對居民或路人造成煩擾等行為,但《簡易程序治罪條例》規定如罪成最高只可處罰款500元或監禁3個月。《基本法》第84條亦訂明,香港特區法院可參考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的司法判例。

江樂士強調,由於佔中九子的刑事案件仍在進行,故不便作任何評論,但他指「公眾妨擾」在香港屬完善及公認的控罪,而且檢控官已在本港沿用多年,當中包括於2016年告MattJamesPearce一案中,Pearce於05年6月穿上蜘蛛俠服飾,爬上中環皇后大道中陸海通大廈平台外的一電視屏幕上示威,其舉動吸引民眾注目,進而令中環一帶交通異常擠塞。主審法官考慮到Pearce是第一次干犯刑法,故將其21天的刑期緩刑18個月執行,但Pearce於08年8月在北京奧運開幕當天在青馬大橋抗議,他為時兩小時的行動令前往九龍及機場的青馬大橋上層封閉,車龍連綿數公里,最終他被判處6個月的即時監禁。

「公眾妨擾」屬完善控罪

而在周必強等10人於09年的案例中,因不滿運輸署實行市區的士「短加長減」的收費機制,故將新界的士停放在北大嶼山公路往九龍方向的3條行車線線及路肩上而令交通癱瘓,裁判官原判處各人7星期至兩個月的即時監禁,上訴庭最終考慮所有情況後,把監禁改以緩刑18個月的方式執行,另每一名上訴人須額外罰款5000元。

此外,律政司亦曾以普通法控告社民連副主席吳文遠「公眾妨擾罪」,吳文遠涉嫌在2012年國家主席胡錦濤到港出席回歸15年活動時,向途經路線天橋拋下「旺陽T恤」,惟控方未有足夠證據證明吳的行為對公眾做成危害,法庭最終裁定吳文遠罪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