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家長向本網投訴,曾就兒子在校內的待遇向校方及教育局投訴,但一直未獲回應。
一名家長向本網投訴,曾就兒子在校內的待遇向校方及教育局投訴,但一直未獲回應。

一名家長向本網投訴,其就讀屯門裘錦秋中學、患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的兒子,被男老師以「狗心」、「狗」等言詞辱罵,導致其兒子無心上學,現正休學。該名家長又稱,曾寫信向校方及教育局投訴事件,但一直未獲到仼何回應。教育局表示,局方早前曾收到有關個案的查詢,指學校已對事件作出跟進。

該家長指,由於兒子在中三時仍處於反叛期,加上患有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因此在中三時不時與一名李姓老師發生衝突,最終其兒子決定休學。該家長稱,該名老師某次在班房中指罵其兒子,令他欲離開課室。老師隨即扯著其衣服,試圖阻止他離開。其兒子兩次表示「你唔好再捉住我」,但老師未有理會,其兒子因此推開他,導致對方後退了幾步,並被另一名校工接住,該老師指責其子「打阿Sir」,兒子其後決定休學。

家長表示,直至在中三學期尾,由於其兒子希望順利升班,所以重返學校考試,並主動向該名李姓男教師示好及打招呼,誰料對方竟反問「你係邊位?」。然而,在回校後幾日,該名老師亦多次指罵其兒子,並不斷挑動其情緒。據家長提供,其兒子某次在課堂上偷錄的聲音中聽到,疑為該老師的聲音,以「你良心何在」、「狗心」、「狗」等言詞辱罵他。

直到其兒子升讀中四,雖然她曾向校長反映不願再讓該名教師教導其兒子,以免再次發生衝突,誰料最終他再次教導其兒子。她指,由於其兒子的中文基礎差,未能完成一份600字的寫作功課,因此該教師每日要求其兒子留堂,以完成功課。該名家長稱,「即使他要求兒子留堂一個月,兒子亦有跟從,證明他確實有心學習」。然而,在該教師不斷打擊下,令兒子失去自信心,開始無心向學,甚至放棄中文科,並在課堂上選擇不作聲及不作對。

期間,該名家長多次向校方反映事件,並提出允許其兒子不上該老師的課堂等「隔離」建議,但都不得要領。她亦曾先後兩次寫信予該校校長陳月平、副校長李胤鋒、助理校長及教育局兩名負責屯門區的發展主任。其後,她亦曾致電其中一名教育局發展主任,對方指曾收過相關事件的信件,並認同校方應在一個月內回應相關投訴信,並指會處理相關事件。

該名家長其後接到副校長電話,指會再處理事件。然而,最終校方及教育局並未作任何後續處理,事件不了了之。其兒子最終離開學校,現時正休學。

家長認為,兒子當時正處於反叛期,加上患有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但願意學習,亦已作出讓步,主動向該名教師示好,並指其他老師亦有稱讚其兒子在學習上以及對師長的行為上有進步。然而,該老師不但未作出適當的相處及教導方法,反而繼續與其兒子「硬碰硬」,亦未有悉心教導其兒子,最終導致其兒子無心向學,只能離開學校。該名家長指,「我曾經以為學校是黑白分明的地方」,但她最終發現,教育局無法監管學校,並對家長投訴無門感到失望及無助。

本網日前向校方查詢,校方表示需再了解事件方可作出回應,目前未就事件作出進一步回應。而據家長表示,校方在本網查詢事件後,曾致電要求家長寫授權信,讓校方可向傳媒透露該學生背景。但該家長認為,校方沒有就其投訴作出處理,亦沒有回覆家長,此事與其兒子的背景無關,因此拒絕該建議。

教育局發言人表示,局方早前曾收到有關個案的查詢,並指據局方了解,學校已對事件作出跟進。發言人又稱,如有需要,家長可直接與學校或教育局聯絡,當局會盡力提供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