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出四年的回收基金,近期正進行中期檢討。
推出四年的回收基金,近期正進行中期檢討。

推出四年的回收基金,近期正進行中期檢討,港府計畫推出多項優化措施,掀起業界討論。有回收商坦言,申請項目數量上限由三個變十個,讓他們不必再為選擇機器而左右為難,降低回收成本亦有助其撐過低迷市道,惟行內人指,回收基金不容許分期買機,啟動資金不足的業界始終難獲支援,建議除去先投資後報銷的「配對」做法。有見回收基金將放寬予大廈業主立案法團、物業管理公司申請,業界恐其工作將被清潔公司搶走,進一步削弱前線回收商的生存空間。 記者李卓穎 林紫晴

近期回收基金進行中期檢討,提出多項優化措施配合業界需要,如建議延長項目年期和提高每家企業可累積獲批項目的宗數及資助金額上限,以及延長基金的運作期等。回收業界對資助增加表示高興,惟恐部分新措施將損害業界生計。

撥款助置壓縮車 助收廢紙

為加強對回收商的支持,政府計畫於今年下半年起,把每家企業的累計資助總額,由五百萬增至一千五百萬元,獲批項目的數目上限亦將從三個增至十個。香港環保廢料再造業總會會長劉耀成認為,此舉讓中小型回收商有較多機會添置器材,降低回收成本,「以往只得三次(申請)機會,購置回收鐵籠也算一個配額,如今業界添置機器不必再那般猶豫了。」

近年廢紙回收價格下跌,最新每公斤回收價只得約四毫,劉耀成不諱言,尺寸較小的紙盒現時淪為堆填物,拾荒者只處理紙皮,不欲浪費時間拆開細箱。若廢紙回收商成功通過基金撥款購置壓縮車,或可避免上述情況繼續發生,「回收商直接把紙箱扔到車內壓扁,回收量得以提升到四至六點五噸。」他續說,普通貨車需要聘請一位司機及兩名跟車搬抬廢料,改用壓縮車僅需一名司機自行操作機器,有助節省人手開支。

劉耀成表示,內地將於兩年後停收廢紙,本港廢紙再造廠或要等到三年後才能開幕,故廢紙回收市道堪慮,此時優化回收基金有機會挽回劣勢。

回收成效差 終期撥款泡湯

永勝五金國際貿易有限公司負責人譚永健認為,優化措施對業界有幫助,惟啟動資金不多的業界始終難以受惠其中,以其早前購入四部各索價一百七十萬元的夾斗車為例,他選擇「上會」每月償還汽車貸款,亦沒申請回收基金資助,「申請基金有機會獲得八十多萬元配對基金,但我沒能力先自行墊支百多萬元,故明知上會要額外給十多萬元利息也是無可奈何。」

環保回收業總商會聯絡人鄭雲龍坦言,回收基金現行的撥款「配對」做法,需要回收商先投資後報銷,未能貼近業界的實際需要,「除了先投資幾百萬,經營要有成果,才獲得一半資助額。」他又指,基金建議購買的車輛標準高,又不容許購入二手車,即使基金優化措施提高項目申請上限,但對業界的吸引力仍然不足,「計完條數,大多數行家都認為『上會』買車更好。」

鄭雲龍得悉,有中小型回收商曾申請基金資助購買車輛,惟因環保成效不似預期,變相「蝕住做」,「回收成效未達標,終期撥款便不獲批。」

屋苑自行回收 扼殺回收商

今年一月已推出的收基金優化措施提出,把大廈業主立案法團及物業管理公司,納入合資格基金申請人。劉耀成跟局方及業界代表開會時,曾反對此建議,惟新措施終獲通過,他擔心前線業界的生計受影響,「清潔公司做回收的門檻降低了,日後隨時有許多工序都自己處理,不再給前線回收商負責。」

屋苑自行回收或可增加回收量,惟劉耀成指,若回收商生計被扼殺而倒閉,日後舊區或街頭廢料的回收工作將無人承繼,「屋苑收自己的垃圾,不會到街上做回收。」香港環保回收業總商會主席羅耀荃認同,讓屋苑自行申請回收基金或造成天下大亂,恐誕生「影子回收工人」,實際不夠人進行廢料分類,回收量難及回收商的多。

不願具名的回收業界指出,行內曾有NGO申請基金資助,營運塑膠回收,經費卻不涉教育工作,變相搶行內人飯碗,「很多小型塑膠回收商因而做不住,被逼結業」,故認為基金放寬予物管行業,將衍生同類問題,對回收業界並不公平。

倡仿台灣按量補貼回收業

負責紙包飲品盒的回收廠「資訊機密處理有限公司」,早前申請基金的企業資助計畫後,獲批三百多萬購買生產線的機組。其執董葉文琪指出,回收基金近年減省申請程序,無疑更方便業界申請撥款,惟一次性撥款欠持續性,建議政府仿效台灣補貼回收業,「例如收到一噸塑膠,可獲一定補貼,穩定業界收入,同時避免一窩蜂回收當時價值較高的廢料。」

浸大嘉漢林業珠三角環境應用研究中心主任黃煥忠認為,政府資助屋苑回收廚餘及膠樽、助回收業界提升回收能力只屬權宜之計,長遠應促成雙方合作進行回收教育,並待本港開始垃圾徵費後,以此款項資助回收商,建立穩定回收鏈,「每幢大廈都自己做回收並不合理,回收基金不斷貼錢很快花光,需有機制讓回收商的日常運作獲得資助。」

全文刊《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