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者委員會每年接獲約200宗有關外傭中介公司的投訴。資料圖片
消費者委員會每年接獲約200宗有關外傭中介公司的投訴。資料圖片

本港有逾千間外傭中介公司,服務良莠不齊,不少市民即使屢遇難題,也只能無奈接受。消費者委員會每年接獲約200宗有關外傭中介公司的投訴,問題多涉及服務質素。除聘請時間冗長或到職日期一拖再拖外,一些標明「百分百退款」的中介公司,在多次未能成功聘請到外傭時仍堅拒退款,甚至有外傭面試時的應對表現與實際表現不符,有瞞騙僱主之嫌等,部分個案縱使消委會介入調停仍難以圓滿解決。

其中一宗個案,投訴人譚先生透過B公司特意挑選履歷表中註明有照顧嬰兒經驗、懂烹飪及操良好廣東話的印傭,並以視像會議,實試外傭的應對能力。視像會議期間,印傭能以廣東話簡單對答,亦略懂英文單字,譚先生覺得合適,即時支付10,980元落實聘用。不過,印傭到職後判若兩人,連「洗衫」、「煮飯」及「清潔」等基本工作指令都不明白,根本無法對話,雙方只能以翻譯程式溝通。

譚先生懷疑印傭履歷的可信性,為了測試,他再次詢問視像會面時所問的同一問題,不料印傭完全不明白。最終譚先生的印傭如實告知,原來在視像會議時,鏡頭背後的顯示器會即時翻譯問題,而答案亦有廣東話注音,故印傭能以廣東話對答。譚先生其後向B公司表達不滿,職員推諉視像會議由印尼合作伙伴負責安排,香港辦事處毫不知情。投訴人因此向消委會投訴,批評印傭表現與履歷不符,並責斥視像會議有故意瞞騙消費者之嫌,要求告誡B公司及退款。

B公司負責人回應,曾向投訴人提出給予8折優惠更換外傭,即使消委會再度調停,B公司仍然拒絕退款,只同意將折扣提高至7折優惠。投訴人表示已終止與該名印傭的合約,但不會接納B公司的更換外傭方案,消委會建議投訴人考慮入稟小額錢債審裁處追討。

另一宗個案,投訴人李小姐人因早前於C公司聘請的外傭工作表現欠佳,決定更換,為確保日常生活及工作不受影響,故決定待新外傭於上班後才辭退現任外傭。及後,C公司告知該名新聘印傭因懷孕不能來港,李小姐於是要求退款,惟職員指合約條款列明只能退回一半(7,000元)費用,並建議為投訴人免費另聘1位傭工。在李小姐簽下第2份顧傭合約的1個月後,C公司又指印傭遺失了印尼身分證,由於補領需時,再度提議更換另外1名外傭。李小姐重新簽下第3份顧傭合約,而C公司稍後亦終於確認已替印傭購買來港機票,並敲定到職日期,李小姐放心辭退現職外傭。

不料,到預定到職日子該印傭沒有出現,C公司解釋印傭因欠缺印尼培訓中心的蓋印,需延遲2至3天才能出境;其後C公司職員再托辭要等候領事館批核及驗身結果,方可以購買來港機票。李小姐於是向消委會求助,表示誤信C公司保證印傭的到職日子,而辭退外傭,導致須與丈夫輪流請假照顧家中2名小孩,十分不便,希望催促C公司盡快落實印傭上班日期。經過消委會介入,C公司回覆印傭已經到港及上班。

消委會敦促業界積極改善業內服務質素,確保申請程序具高透明度及過程順利。在聘請外傭時,消費者絶大多數都是直接向中介公司提出聘用要求,再基於中介公司建議的外傭,對其工作經驗、家庭、宗教及教育背景等資料作甄選和核實,可見中介公司在整個招聘過程擔當橋樑的重要性,如有貨不對辦或不斷更改到職日期等問題,中介公司實在是責無旁貸。

消委會研究及試驗小組主席譚鳳儀建議,消費者仔細留意公司所指的「百分百退款」需要符合甚麼條件;而為外傭視像面試時,公司或會提供「貓紙」,消費者亦要留意外傭目光是否一致,避免來港後才發現外傭缺乏相關技能,面試時亦可以詢問不同問題,以考核外傭能力。

總幹事黃鳳嫺則呼籲,業界應做好把關工作,而勞工處亦要加強執法,打擊業界害群之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