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民主黨主席李柱銘等多人到美國「告狀」。羅冠聰FB圖片
前民主黨主席李柱銘等多人到美國「告狀」。羅冠聰FB圖片

政府修訂《逃犯條例》,惹起了軒然大波,立法會以至社會上的矛盾激化,原本是法例漏洞的修補,演變成一場大規模的政治鬧劇。事件原先是本港內部事務,但包括前民主黨主席李柱銘等多人到美國「告狀」,使局面明顯複雜化。港澳辦和中聯辦先後發表言論力挺修例,同時會見人大政協,要求全面支持,態度強硬。

心中有鬼 大力反對

政府要修訂《逃犯條例》,目的是改善現有法律機制,讓政府更有效處理港人在外地,包括中國內地、台灣和澳門犯法的問題。修例觸發點是去年一名港人涉嫌在台灣殺害了女友之後返回香港的案件。由於港台之間沒有引渡條例,香港政府對疑兇徒呼奈何。這宗案件並不複雜,只要修改現行的《逃犯條例》漏洞,問題便得以解決。奈何政府提出修例以來,一波三折,在反對派的刻意搞作下,把政府修例的原意變成是刻意為中央度身訂造,以對付香港市民。這些帶有誤導性的言論引起了社會對修例的疑慮,達到反對派「為反而反」的目的。

到目前為止,在反對派議員不斷拉布和在議會中肆意的搗亂下,經歷了多次的會議,草案委員會不但連正、副主席也未能算出,還搞出了一個「自選主席」。之所以搞得這樣混亂,主要是反對派深知草議進入正常的投票程序,由於票數不足,草案一定可以獲得通過,便千方百計地把修訂條例程序搞得有多亂就有多亂,實行渾水摸魚。

反對派除了在議會內搞大龍鳳之外,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日前更率團訪問美國,與美國務卿蓬佩奥會面,明言美國要向香港政府施壓,撤回《逃犯條例》修訂云云。香港修訂法

例,是屬於香港事務,反對派卻走到美國,請美國人搞局,就令到事情變得複雜。另外,港澳辦和中聯辦除了先後表示了對特區政府修例的做法,中聯辦更於上周與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及政協委員見面,討論《逃犯條例》的修訂問題,不少出席者都感受到會面期間氣氛非常嚴肅。

政府無意放棄堅持硬闖

李柱銘今次又就香港事務跑到美國游說,可以說反映部分人對香港回歸中國的不信任,又或者「心中有鬼」。有政壇高人就指,香港從來都有一批人,不想見到香港回歸,在回歸前已緊隨其英國主子的方針,提出「以主權換治權」, 希望維持英國在香港的管治,當中央堅拒要收回香港的管治,這批人也曾一度在背後搞其小動作。無論如何,香港回歸已是板上釘釘的現實,他們對於香港回歸憂心忡忡,部分人更在香港回歸前夕避往外地,惟恐香港會發生甚麼重大變故,見到香港一切如常,才跑回香港。

這批人回到香港之後平平安安,就變得動作多多。這次反對派極力反對政府修訂《逃犯條例》,甚至跑到美求援,也是出於一貫對香港回歸沒有信心的心態。香港的《逃犯條例》出於對內地的不信任,才會司法上出現漏動,現時的反對者還是出於同一心理,極力反對條例的修補。

對於《逃犯條例》應如何修訂,不同人有不同意見,有人提出引渡的範圍不宜過闊,應該要收窄適用範圍,也有意見認為當涉及內地的引渡,是否應該交由一個特定的機構處理,又或在香港成立獨立委員會,由特首啟動的引渡機制,以提高其獨立性。對於社會各界的意見,政府的立場是只要意見的討論在理性下進行,又合符是次修例的意義,在立法會草案委員會上都可以討論。奈何反對派拒絕履行應有的議政功能,且一味阻止議會上討論的展開。現在有人跑到外國借助外國勢力向政府施壓,對事件只會有害無益。

作為立法會議員,反對派的所作所為,顯示他們根本不想做好議政的工作,明知法例上出現漏洞,也不去堵塞,不守本分,一味大玩政治。他們既抱着這樣的立場,根本不會有與政府達成協議的機會,面對這個局面,政府的態度是無意放棄,繼續硬闖。現時有聲音指政府會將方案由委員會討論放為直交大會討論。由於大會議事規則嚴謹,主席可以依例「剪布」,不像委員會有很多灰色地帶,令議案提交大會表決的機會增加,這也是結束議會亂局的方法之一。

《逃犯條例》的修訂,近日成為政圈的焦點,反對派除了在議會抗爭之外,也有人跑到美國游說,希望美國政府介入事件。這個做法的效果適得其反,令事件急速政治化,商討和妥協空間大減。

特約作者:陳約翰

全文刊《星島日報》「港情周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