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仔大王東街一間廢紙回收商接收廢紙後,便立即紮起廢紙再吊起運上車。何健勇攝
灣仔大王東街一間廢紙回收商接收廢紙後,便立即紮起廢紙再吊起運上車。何健勇攝

內地明年底將全面禁止廢料進口,而東南亞近月更效法中國提高廢紙入口標準,更有美國廢紙因為夾雜垃圾被打回頭。面對內地及東南亞同步收緊入口,本港廢紙出口價及回收價近月持續下挫,有街上回收鋪的回收紙價跌至每公斤兩毫,再創十年新低,業界估計近一年已有四成回收鋪結業。有回收商促請政府向前線回收商提供補貼援助,同時盡快與內地商討,容許廢紙進口大灣區。

記者:吳雋妍 朱海棋

面對內地及東南亞對進口廢料實施「辣招」,港府可謂束手無策。內地明年底前落實《禁止洋垃圾入境推進固體廢物進口管理制度改革實施方案》,屆時全面禁止廢料入口;其中內地一八年起已將入口廢紙限於報紙、辦公室廢紙和紙皮,到時都一律拒收。

本港現時亦有少量廢紙出口泰國、越南及印尼,但東南亞亦收緊入口廢紙要求。廢紙回收商葉文琪說,兩周前將四個貨櫃約一百噸辦公室廢紙出口印尼, 但印尼公證行通知他暫停,當地要釐清一些問題,「一直按照美廢(美國廢紙)標準入口,如今都叫停,據我所知越南和印尼已收緊入口標準,愈來愈難做!」他近日再試將二十五噸運去印尼,未知會否打回頭,「如果內地唔收,東南亞又唔收,本港回收商都唔使做了!」有業界指,印尼海關近月要拆櫃查驗入口廢紙,叩關較耐,有回收商都暫停出口當地。

記者在灣仔徘徊30分鐘,才見到一名拾荒長者。何健勇攝
記者在灣仔徘徊30分鐘,才見到一名拾荒長者。何健勇攝

批評環保署沒支援

其實本港廢紙依賴出口內地,逾九成輸往廣東兩大龍頭紙廠。香港環保廢料再造業總會會長劉耀成表示,本港每年出口六萬至七萬噸廢紙,但內地逐步減少進口廢紙配額,由前年全國入口三千三百萬噸批文,減至去年三千萬噸,今年上半年只得八百萬噸,料全年只有一千四百萬噸,按年大減逾一半。

內地紙廠獲得批文減少,本港回收出口價被壓,劉耀成說,兩大紙廠向本港出口商出價每噸九百元減至本月六百至八百元,但第三季批文仍未發出,料會再一步減少,屆時回收價勢必再下跌,「聽講已有前線回收再跌價,有些執紙皮跌至每公斤兩毫,遲下分分鐘無錢畀,甚至倒貼。」

北角回收鋪林太表示,紙皮回收價由去年每公斤一元五毫,跌至現時三毫,她亦聽聞有回收價減至每公斤兩毫。由於紙價太低,拾荒者執一車仔紙皮得幾元,「好多婆婆都沒有在街頭收集紙皮了,相信堆填區會湧現紙皮。」林太說現時每月虧蝕五萬元,稍後若被加租,將被逼關門提早退休,批評環保署沒有支援他們,同業紛紛倒閉。

拾紙皮婆婆恐手停口停

灣仔春園街回收商盧太,其丈夫從事回收業四十年。她指去年九月紙皮回收價仍有每公斤一元多,但中美貿易戰開打,今年初開始下降,「將百多公斤的紙皮轉售回收廠,只得不足一百元,經營好困難,年輕人不好入行呀。」有拾紙皮婆婆表示,擔心手停口停,被壓價亦無奈接受。

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朱漢強指,自去年一月起,內地開始禁止進口二十四種「洋垃圾」,對本港廢紙出口響起警號,去年聖誕開始回收紙價更出現「斷崖式下滑」。他估計,自去年初起,回收街鋪數量減少四分之一,對出現結業潮都不感意外,業界已進入「幽暗期」,面對艱難的經營環境,回收業將汰弱留強,逼使回收商改變營運模式,以加強「抗震力」。

劉耀成表示已向環境局提出要求港府援助,補貼前線回收商及從業員,以支持整個回收鏈。另外要求當局同內地商討大灣區物流互通,容許內地廠商入口本港廢紙。環保署表示,已向國家反映本地回收市場情況和回收業界意見,包括在《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下探討為香港資源循環回收方面帶來新機遇等,並適時協助。


業界指無土地建再造紙廠

廢紙回收業坐困愁城,環保署表示,已預留約一億元協助業界簡化申請購置設備及提升處理廢紙效率,並計畫提高資助上限。不過業界坦言作用不大,尤其是前線拾荒者仍難以生存,就算回收商有資金亦無土地興建另一所回收再造紙廠。

環保署表示,回收基金預留五千萬元協助業界以簡化程序購置設備,包括提升業界處理廢紙的能力和水平,每項申請資助上限最高可達一百萬元。另外預留五千萬元,推出鼓勵回收商採用回收壓縮車計畫,提升運輸廢紙效率,減輕收集和運輸回收物料的成本。

回收基金最近亦完成中期檢討,並已在今年一月推出首階段優化措施,包括全新租金資助計畫、擴闊租金開支的資助範圍、增加首期撥款資助金額,已陸續收到廢紙回收商申請。環保署表示,將盡快推出進一步優化措施,包括延長項目年期和提高每家企業可累積獲批項目的宗數及資助金額上限等。

不過,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朱漢強指,基金有助業界過渡艱難時期,但始終未能處理回收紙價驟跌問題。

原文刊《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