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港車牌售價回落,逼使中介公司「出招」散貨。
中港車牌售價回落,逼使中介公司「出招」散貨。

中港車牌炒賣成風,但申請門檻下降令牌價回落,逼使中介公司「出招」散貨。《星島日報》發現,有中港車牌銷售公司近月力銷深圳灣「低價」車牌,索價六十萬人民幣,更標榜可「先租後補差價」,游說佯裝買家的記者先付按金十萬,再月租一萬,一年內再按市價補錢買車牌。另有中介出價四千五百元月租,推銷已被「炒燶」的港珠澳大橋牌。近期多個口岸牌價均跌至新低,業界坦言,中介看談中港牌前景,遂以廉租「甩手」新口岸車牌貨尾,更陸續割價求售皇崗、落馬洲等傳統口岸車牌,加入全民大拋售行列。 記者林紫晴 李卓穎

俗稱中港車牌的跨境私家車配額,向來是中介公司的炒賣對象,牌價更愈炒愈高。但今年四月廣東省公安廳實行粵港兩地的中港車牌新政後,令中介公司的成本大增,須「出招」盡快散貨。

《星島日報》發現,有中港車牌銷售公司近月在微博、WhatsApp等展開促銷攻勢,力銷深圳灣「低價」車牌,更指優惠期只到本月底,同時標榜可「先租後補差價」,有曾購買中港牌的舊顧客透露,近期被中介訊息「轟炸」,不斷推介以廉價租用中港牌貨尾。記者遂佯裝買家以WhatsApp向該中介查詢,對方立即回覆指,只需六十萬人民幣,加上車輛及司機資料,便可購買深圳灣口岸中港牌。記者假裝現金不足,中介繼續游說,「先確定下來支付一半,取得牌照再支付尾數。」

有中介公司近月力銷深圳灣「低價」車牌,索價六十萬人民幣。
有中介公司近月力銷深圳灣「低價」車牌,索價六十萬人民幣。

月租一萬 年內補差價購買

記者再向其詢問租車牌,中介聲稱可「先租後補差價」,租車按金十萬,再月租一萬,一年內可按當時市價補錢買車牌。中介見記者猶豫不決,轉為推介售價五十萬人民幣的港珠澳大橋牌,更指見面詳談時可給予更多優惠。

另外,有中介以月租四千五百元推銷售價為四十八萬人民幣的港珠澳大橋車牌,「唔想買,租住先都得」。中介向佯裝客人的記者稱,若可一次繳清全年租金,可跟牌主再商量減價。該中介也有租售深圳灣中港車牌,月租為九千元,售價則是一百一十萬人民幣。

新例放寬門檻 牌價應聲跌

售賣中港車牌的順安車行老闆周國強指,昔日可供租用的中港車牌多屬於具有持牌價值的皇崗、落馬洲等傳統口岸,惟近月有新口岸車牌的銷售手法由賣變租,可謂久違未見。不少中介力銷港珠澳大橋牌,他預料跟該口岸的車牌已經「炒燶」有關,「大橋車牌要給過橋費對客人已是不吸引,後來深圳灣口岸車牌獲放寬行駛大橋,更進一步削弱大橋車牌吸引力。」

香港汽車進出口商會會長羅少雄不諱言,行內自一個多月前開始湧現「先租後買」,料跟廣東省公安廳今年四月放寬中港牌申請門檻,令牌價大跌有關,「持有中港牌的中介急須把貨尾『甩手』,因持牌的公司每年要納稅十五萬元,中港牌成功出租起碼有即時收入來減輕公司營運成本,否則蝕到連車牌都沒辦法保留下來。」

近期跟羅少雄相熟的中港牌中介或持牌人,紛紛請他代為介紹客戶承租車牌,「有些剛進駐內地的年輕老闆或未夠實力中小企願意承租,因現時的租牌成本大減,本身沒打算租牌的人也肯租了。」他續指,先租後買的推銷方式,應用於無人敢再投資買中港牌、經濟不景的情況下,有助減低持牌人的投資成本。

部分寧賣不租但求脫手

雖然行內流行中港車牌「先租後買」等新招,但仍有不少中介公司為求「甩手」,寧賣不租。有中介顧問最近在facebook出廣告帖文,以「深圳灣車牌優惠」、「七月底出牌」等作招徠。記者佯裝買家向對方詢問價錢,中介表示,深圳「內承」的舊制車牌,六月成交價一百零三萬人民幣,八月牌期的新制車牌則為三十三萬人民幣。中介又聲稱,舊制牌的投資少、回報高,「當深圳灣『二十四小時通關』的消息一出,不但車租回報增加,牌價同時亦會升值。」

其後該中介指出,深圳灣口岸曾於一六至一七年停發新牌,當時牌價曾一度升至一百七十萬人民幣,更揚言深圳牌日後可行走港珠澳大橋、深圳灣、皇崗及蓮塘口岸,變相是「一牌在口,四岸通行」,「牌價必定長升長有。」

然而,中港車牌申領政策隨時朝令夕改,為業界帶來不穩定因素。周國強表示,各個口岸的中港牌價均見跌勢,以情況最嚴峻的大橋牌為例,售價由高峰期的五十七萬港元,目前實際跌至二十七萬至二十八萬港元左右,「但依然無人肯接貨」;深圳灣車牌則從頂峰的一百一十萬港元,跌至七、八十萬港元;與此同時,因位置便利、售價長居高位的皇崗口岸車牌亦見跌價,從前賣一百二十萬至一百三十萬港元,近期價格已跌穿一百萬港元。

大橋牌半價27萬仍乏問津

熟悉中港車牌買賣的行內人均相信,內地所制定的車牌政策將愈趨寬鬆,日後駕駛者自行領牌的難度未必太高,因此影響中港車牌價格。周國強直言,行內人有見中港牌前景不明朗,紛紛設法賣走手頭上的牌照,新舊牌主皆投入拋售行列,部分以中港牌尚有租約作為招徠,亦有的不惜向「爽手」的皇崗口岸車牌買家減價至八十萬港元,務求盡早「散貨」止蝕,料拋售情況將會持續。
蓮塘口岸的中港車牌被視為最後一棵搖錢樹,惟業界預料牌價始終難逃跌勢。

今年底通車的蓮塘口岸,中港車牌近月掀起炒風,早在官方正式公布跨境私家車申請安排前,已有中介公司出售逾七十萬的中港車「期牌」,如今「現牌」叫價更高達一百萬元,直逼皇崗口岸長居高位的牌價。香港汽車進出口商會會長羅少雄指,目前各口岸的中港車牌中,只得蓮塘口岸尚有炒賣情況,料因市場憧憬口岸較新,其配套較傳統口岸多,通關手續可能較以往更為便利,加上該口岸將實施「東進東出」的交通規劃原則,駕駛者取道於此感覺較優越。

即使炒風盛行,但行內人相信,蓮塘口岸日後始終難以逃離跌價的命運。熟悉中港車牌銷售的梁先生(化名)表示,每當有新口岸即將開通,車牌炒價會隨之急升,但通常都是「有價無市」,以他所知,內地政府有機會收緊中港車牌政策,以打擊炒風,料牌價將因而下跌。

原文刊《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