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競業的龐大收益引起全球關注,惟外國有人懷疑電競市場只是「泡沫」。
電競業的龐大收益引起全球關注,惟外國有人懷疑電競市場只是「泡沫」。

電競業近年全球矚目,投資者紛紛成立戰隊、直播比賽、舉辦活動及研發周邊商品,欲分一杯羹,惟近月開始有人懷疑電競市場是「泡沫」。有電競班主坦言,電競隊收入受制於遊戲公司的分成,惟遊戲公司輕視台港澳區市場,不少積極投資的班主因此入不敷支,資金不足亦難以留住有實力的選手,影響賽事觀賞性。有網吧經營者曾憧憬電競館市場,惟玩家被手遊分薄,舉辦電競比賽再「無肉食」,故轉型引入VR遊戲吸客。有專賣電競產品的業界形容,電競產業仍未到收成期,於是同步開發家品市場及拓展歐美市場,維持本港電競生態。 記者郭增龍 林紫晴

為推動電競發展,港府去年以「銀彈」支援業界,並向數碼港撥款一億元發展電競場地,在資金及硬件增加之際,外國電競業界卻有人大潑冷水。多名北美電競專家早前公開表示,電競產業的收益被誇大,甚至出現「泡沫」,只靠投資者不斷「泵水」,製造高回報的假象。有當地業界更以「龐氏騙局」形容電競,直言行業未如外界吹捧。專家更指出,投資者不惜投資數億美元,期望電競成為下一個美國職業籃球聯賽(NBA)或美式足球聯盟(NFL),但實際上難以有盈利,更揭露有近九成戰隊正蝕本經營。

收益集中在遊戲公司

香港電子競技創辦人鍾培生認為,電競市場的「泡沫」,在於市場收益集中在遊戲公司身上。因為無論是舉辦賽事、直播及轉播比賽,均要經過遊戲公司授權,電競隊伍班主的收益,受制於遊戲公司的分成。他以《英雄聯盟》為例,內地及歐美班主為確保長遠收益,爭取成立聯盟制,遊戲公司會將一定收入的百分比,分給參賽隊伍,同樣爭取成立聯盟制的台港澳區,卻一直未能成事。

收入不穩亦直接影響戰隊組軍,鍾培生直言,「我們訓練到的人很快就被人搶走,因為其他賽區給予的薪酬待遇更高。」縱然電競隊伍可靠廣告及贊助增加收入,但他指出,有實力的選手流失直接影響賽事觀賞性,觀眾減少,贊助商的資助亦受影響。早在一六年成立女子電競隊的環球電競行政總裁文健鋒認同,過去有不熟悉電競市場的投資者盲目入市,惟行內已進入汰弱留強階段,「我們早入市場,仍維持到贊助,但很多競爭者已逐步離場。」

業界指,手遊玩法較易掌握,吸引大批新手玩家轉玩。
業界指,手遊玩法較易掌握,吸引大批新手玩家轉玩。
港電子競技創辦人鍾培生指,電競隊伍收益受制於遊戲公司的分成。
港電子競技創辦人鍾培生指,電競隊伍收益受制於遊戲公司的分成。

手遊崛起電競玩家減

一七年電競熱潮直捲本港,主打電腦遊戲的電競館曾經一時無兩,惟手機遊戲興起令多家電競館相繼倒閉。經營Msystem Arena電競館的陽光網絡創辦人楊智亮指出,過往不少人覷準電競商機,大事投資開辦電競館,手遊流行令玩家數量減少,「電腦遊戲已逐漸衰落,加上人工及租金,成本很重,專做電競比賽的場地商根本賺不到利潤。」

楊智亮續指,近期學界及非牟利組織不時租用其電競館舉行比賽,惟租出場地的收入僅兩三萬元,與網吧平日繁忙時間的收入相若,「其實搞比賽『無肉食』,做散客生意收入可能更多。」為維持電競館收益,他正籌備VR遊戲館,「玩VR遊戲要較大的空間,所需的設備又多,即使收費比網吧貴些,相信不少人都會約三五知己前來。」

搞比賽「無肉食」不及做散客

手遊興起對「電競大國」韓國影響更大,當地網吧數量由○一年多達二萬二千家,大跌一半至今年初的一萬多家,分析認為手遊搶走大批網吧顧客。文健鋒認為電競館的急速沒落,正好體現電競行業的急速變化,直言過去業界認為增加電競場地可幫助行業發展,手遊崛起後,只要用一部手機,隨時隨地都可參賽,「現在的比賽可以不用電競館,商場都做得到。」

專賣電競產品的梁先生(化名)認同,手遊玩法較易掌握,吸引新手玩家轉玩,「傳統電競遊戲內容較複雜,以《英雄聯盟》為例,大部分玩家年資六至七年,已記熟遊戲角色及技能習性。對新手來說,俗稱『食雞』的手遊《絕地求生》,較為『速食』及上手。」

面對手遊的衝擊,CGA香港電競館創辦人周啟康認為有危自有機,業界可發展手遊電競,相比起傳統電競以職業選手為主的做法,手遊電競為全民比賽,鼓勵玩家參與,「就好似渣打馬拉松一樣,大家志在參與。」

業界稱網絡紅人的收費攀升,拉高電競直播成本。
業界稱網絡紅人的收費攀升,拉高電競直播成本。
玩家被手遊分薄,網吧遂轉型引入VR遊戲吸客。
玩家被手遊分薄,網吧遂轉型引入VR遊戲吸客。

電競產品需求降 售家具幫補

除了組織電競隊及建立電競館,不少人亦投身直播及周邊產品出售的市場。楊智亮不諱言,電競直播的收益不如以往,主因是網絡紅人的收費愈來愈貴,「每個直播商都出高價聘請網紅,想提高收視率,成本不斷被拉高,最終賺得好少。」

電競館數目下降,也影響電競產品的需求。梁先生坦言,香港的電競產品市場小競爭大,除了定期設計新產品,更要同步開發家具,以擴充業務及增加銷路,「以前電競產品佔公司近七成生意,但推出家具產品後,兩者各佔營業額的一半。」

梁先生形容,本地電競產業仍未到收成期,故積極尋求方法,例如贊助各類型電競賽事,進一步推廣電競業,「現階段我們都會向大型賽事投標,希望製造一個更好的生態環境,讓自己及行業繼續生存。」

原文刊《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