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默旁觀者Perry Dino。資料圖片
靜默旁觀者Perry Dino。資料圖片

由五年前的「佔領行動」至近日「反修例」抗議浪潮,在數以萬計的示威人潮當中,總有一位拖篋「黑衣人」,躲在「抗爭」現場一角,悠閒地豎起寫生架,心無旁騖繪畫眼前浩蕩場景,一點一滴記錄香港社會運動歷史。這位「抗爭旁觀者」感言,希望將風起雲湧一刻「定格」,「讓後代看見多一點真相!」記者:林家希

身處自家畫室,他是學生眼中風趣幽默的「啤梨Sir」;走進社運現場,他是以畫筆記錄歷史的靜默旁觀者Perry Dino。擅長休閒寫生及超現實畫作的五十三歲畫家Perry,本月九日下午拖着行李篋,登上灣仔柯布連道天橋,取出摺凳和繪畫工具,眺望軒尼詩道參與反對修訂《逃犯條例》大遊行的人群,以畫筆描繪眼前景象,及至深夜人群散去,完成紀實油畫一刻,內心悸動不已,及至日前接受訪問,心情尚未平復:「百萬港人從橋下掠過,很感動。」

百萬港人遊行 心情難平復

Perry開始為社運作畫,原來始於一場「中港矛盾」風波。他表示,年輕時已醉心學習繪畫,畢業後在中學擔任視藝科老師,九十年代中開始經營個人畫室,專注創作和教授學生,但一直沒有踏足示威現場繪畫,直至一二年有港人在尖沙嘴一家名牌店外拍攝,遭保安員驅趕,但被指允許內地遊客攝影,結果引發近千名市民在該店門外聚集抗議,當刻他為表示不忿到場,以畫筆代替相機,為該店鋪「留影」。

繪畫示威的罕見舉動,瞬間吸引不少記者採訪和拍攝,令Perry成為傳媒焦點之一,他因擔心畫室學生的家長不滿其行徑,讓子女退學,甚至中學教席不保,此後不敢再踏足社運現場,直至同年六月四日,其任教的中學在早會播放「六四事件」片段,結果改變了其「窩囊」心態。他解釋,八九年因忙於學業,沒有前往維園參加集會,一直深感後悔,此後刻意逃避該話題,但相隔二十三年再看片段,內心愧疚下告誡自己:「這刻開始,要為自己『贖罪』。」

七年完成過百幅油畫

讓畫筆記錄社運,自此成為Perry的生活日常,每當有大型遊行和集會,他務必前往現場繪畫,每次逗留至少七小時,七年來已完成逾百幅油畫,其中一四年「雨傘運動」系列作品多達二十五幅,圖畫內容包括金鐘夏愨道佔領區場景,以及有人在獅子山掛上直幡等,到了近日「反修例」示威浪潮,他也多番出動作畫,其中「六一二」警民衝突爆發前一刻,他坐在金鐘海富中心天橋上動筆,遇上警方施放催淚彈清場,淚水和鼻涕長流不止,不久在兩名青年勸喻下離去,其後為畫作加添白色煙霧,呈現真實一刻。

綜觀Perry歷年畫作,當中人物多數面目模糊,沒有五觀,只可從動作或衣着識別身分,記者詢問為何,他引用七十年代關菊英主唱的經典歌曲《狂潮》歌詞回應:「是他,也是你和我。」他寄望,日後能將畫作結合成書,以「一畫一故事」形式訴說香港歷年「風波」,冀能流傳後世。

畢加索名畫 控訴納粹暴行

Perry以畫筆記錄社運,被視為「抗爭旁觀者」,但過往不少藝術家卻透過作品表達政見和立場,有關創作被統稱為抗議藝術,當中現代藝術創始人畢加索,曾在二次大戰時,透過畫作控訴納粹德軍的血腥罪行。

抗議藝術(Protest art)為近代出現的新名詞,意指涉及社會運動的藝術作品,通常被用作示威或進行公民抗命行動,當中著名畫家畢加索曾繪畫以第二次世界大戰作為背景的《格爾尼卡》,以黑、白、灰三種顏色,描繪一九三七年四月二十六日,西班牙北方小城市格爾尼卡,遭受納粹德軍「神鷹軍團」轟炸機空襲,整座城市被炸成廢墟,死傷數以千計,當中大多是老弱婦孺,包括抱着死嬰號啕大哭的母親,讓畫作呈現當刻受害者的悲傷、痛苦、憤怒和絕望,震驚國際社會。

近年較受關注的抗議藝術作品,可說是反映○三年美英聯軍虐待伊拉克戰俘的畫作,多位藝術家不久亦以此題材作畫,以畫筆構想戰俘被虐的情景,譴責侵犯人權的暴行。

全文刊《星島日報》

佔領行動。
佔領行動。
荔枝角收押所。
荔枝角收押所。

Perry將家庭出遊情景,繪畫成油畫。
Perry將家庭出遊情景,繪畫成油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