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繼平指當時愈來愈多人離開會議廳,於是決定「冒險」站到某議員的桌上,然後除下口罩發言。資料圖片
梁繼平指當時愈來愈多人離開會議廳,於是決定「冒險」站到某議員的桌上,然後除下口罩發言。資料圖片

「七一」衝擊立法會當晚,有一名示威者在立法會會議廳內拉低口罩,並讀出示威者訴求。該人被指是《香港民族論》編者之一、港大學生刊物《學苑》前總編輯梁繼平。梁繼平接受《南華早報》訪問時承認他就是拉低口罩的人,明言無悔當晚以真面目示人,並解釋舉動是不希望公眾只着眼示威者的破壞行為,而非他們的訴求。梁繼平的朋友圈有消息傳出,他已離開香港前往美國。

示威者於「七一」晚佔領立法會期間,有示威者於會議廳拉下口罩,站在桌上叫在場示威者不要撤離,以及呼籲在大樓外的示威者加入佔領。梁繼平透過手機通訊軟件Telegram接受《南早》訪問,承認當日於立法會大樓外留守近8小時,並等待在立法會內發表宣言的時機。梁繼平約於佔領立法會個半小時後發言,他指當時愈來愈多人因憂慮警方發動反攻而離開會議廳,於是決定「冒險」站到某議員的桌上,然後除下口罩發言。他解釋以真面目示人,並讀出示威者多項訴求的決定,是不希望在所有行動之後,沒有清晰地表達訴求,「不希望公眾只記得破壞的行為,視我們為暴徒。」

無悔真面目示人

25歲的梁繼平畢業於港大政治學與法學雙學位課程,曾於2013至14年出任港大學生刊物《學苑》總編輯,是《香港民族論》編者之一。他目前在華盛頓大學攻讀政治學博士,本打算完成學業後回港任教,但在訪問中稱現時未知9月後,會否返美繼續學業。但他的朋友圈則有消息傳出,指梁繼平已離開香港前往美國,但有關消息未被證實。

前特首梁振英曾於2015年的《施政報告》點名批評《學苑》編印的《香港民族論》,指當中主張香港「尋找一條自立自決的出路」屬錯誤,表明「不能不警惕」。而梁繼平在佔領行動結束後,曾撰寫「民族、民主、雨傘革命」一文,文中分析,香港人認為「特區政府早已淪為傀儡,背後的中共政權才是真正的『外來政權』,甚至是『殖民者』,並開始以『中央集權的國家對邊陲的入侵』之框架理解港中關係。近年冒起的本土思潮正是對上述情況的一種反彈。遭中共操縱的香港特區,一日未透過民主選舉而與社會連結,則會保持其外來壓逼者的身分,香港的本土意識只會愈演愈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