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症醫生司徒敬豪出庭作供。
急症醫生司徒敬豪出庭作供。

患有類風濕關節炎和支氣管擴張及多種病患老婦於2016年3月23日因便秘和肚痛,其家人致電香港急症有限公司接受私人上門醫生服務。醫生到達其將軍澳住所上門檢查後建議送院治理,家人卻因對將軍澳醫院印象不良而拒絕致電999,要求香港急症有限公司提供救護車將老婦送往養和醫院,惟該公司未能即時提供救護車服務,家人遂要求醫生替老婦開藥及打針。醫生離去後老婦被發現停止呼吸,送院後終於晚上7時證實不治,終年75歲。死因庭今召開研訊。

仼職於香港急症有限公司的急症醫生司徒敬豪在庭上作供時透露,2016年3月23日下午接到死者賴來香女兒的電話,稱死者患有便秘、肚痛和食慾不振,故司徒於下午4時30分到達死者於將軍澳的住所提供上門醫生服務。司徒用了2至3分鐘閱覽了死者的養和醫院病歷和藥袋後遂入房替死者檢查肚和肛門,司徒稱死者於檢查過程間雖反應緩慢,但仍能進行簡單對答,亦能舉起雙手和自行轉身。司徒診斷死者為患有缺水,炎症和慢性病病患,遂建議家人將死者送院治療,惟遭家人「斬釘截鐵」拒絕,女兒要求司徒為死者打針,司徒隨後亦為死者開出止嘔、止痛、肚痛及口服生理鹽水藥物,9種死者一直服用的藥物以及油甘條。


司徒下午繼續作供時透露自己曾用聽筒從前方為平躺著的死者檢查肺部,故沒有發現肺部有雜音,裁判官卻質疑當時家中有家人及工人,為何司徒沒有找他人幫忙扶起死者從後檢查肺部以得到更準確的判斷,司徒辯稱死者身患痛症,故不想移動她令她痛苦,又稱:「訓喺度夠㗎啦。」惟遭裁判官指責司徒在不想病人痛苦和得到更準確的判斷之間竟選擇前者。

司徒繼續辯解,指當時診症環境不理想更有噪音影響,自己已盡最大努力為死者左右兩邊肺作檢查,但再遭裁判官質疑:「你覺得個環境令你聽肺好困難,點解你唔做其他嘢去改善,例如關窗關門?」,又直言司徒作為醫生,卻給人感覺「聽完聽唔到就算」。司徒強調自己「好想聽後面,但資源有限」。

裁判官向司徒指出,有證人作供時指司徒並無開9種死者一直服用的藥物,司徒只是將藥單重抄一遍。另外,裁判官又指出家人稱司徒並沒有向他們建議將死者送院,惟均被司徒否認。

司徒指自己在死者家中近1小時,約下午5時30才離去,離開前並沒有聽到家中有人致電999。惟救護員作供時稱約於下午5時10分接到死者家人電話,22分到達現場後發現死者已不醒人事,沒有呼吸和脈搏。

死因裁判官黃偉權質疑司徒對死者醫療報告顯示的數據均「頂哇哇」,9種藥物亦無包含在報告內,而且報告出現多處低級錯誤,包括姓名、性別等均出錯,斥責被告:「點解咁簡單嘅報告都有咁多錯」。


法庭記者:陳紫君

建立時間:15:16
更新時間:1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