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田衝突。資料圖片
沙田衝突。資料圖片

《逃犯條例》修訂已「壽終正寢」,但引發的遊行示威持續,在各區「遍地開花」。港島大遊行後,就有九龍、上水和沙田遊行等,部分示威者同樣留守,至晚間爆發警民衝突場面,更蔓延到商場內,後者更被泛民議員形容為「困獸鬥」,警民多人浴血收場。官府中人分析,有關遊行示威不離「三部曲」,首先是和平遊行,繼而小部分示威者在遊行結束後將行動升級堵路,引發警民混戰場面,最後至夜深交警方清場驅散收拾殘局。

遊行示威仍然方興未艾,民陣擬變陣周末再搞港島遊行,緊接下周六(二十七日)有光復「紅土」遊行,到二十八日,更將出現東西夾擊大遊行,先「落戶」將軍澳,再攻港島西堅尼地城。在這時刻,突然有報道指政府正研究頒布分區「戒嚴令」應對,保安局發言人昨澄清,關於公眾遊行及集會,政府會繼續沿用現行須通知警方及不反對通知書的機制處理,「除此之外,沒有其他計畫」。

官府中人指出,現行本港法例上無「戒嚴」,只有「宵禁令」,按第245章《公安條例》——第31條「宵禁令」,特首如信納為了公共秩序而有需要,可藉宵禁令指示所有人,或指示宵禁令所指明的任何類別人士,須在指明的地區及時間留在戶內,除非獲警務處處長發出許可證,但「宵禁令」僅在回歸前曾在沙頭角實施,回歸後未曾動用,官府中人多番強調政府毫無計畫實施宵禁,未知風從何來。

有政界人士亦指,從未聽聞政府想藉「宵禁令」應付遊行示威,相信無甚機會。另有政界人士也認為,「宵禁令」若分區做,今時今日示威者號召跨區再出擊很容易,作用有限。

防患未然,有建制議員想到不如提高門檻,去信「一哥」促警方處理遊行集會申請時,若判斷易引起騷亂,應拒發「不反對通知書」。警方回應指一直按香港法律以公平、公正態度處理,如若一哥合理地認為「為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保護他人的權利和自由而有需要」,是可以禁止舉行任何已根據法例作出通知的公眾集會,或反對某公眾遊行舉行。

解鈴還須繫鈴人,如何破解現時社會困局,是政府的一次大考驗。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大棋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