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兒子勉強接受判詞。陳紫君攝
死者兒子勉強接受判詞。陳紫君攝

75歲患有多種長期病患老婦於3年前因便秘和肚痛,接受私營機構的私人上門醫生服務。醫生上門為老婦打止嘔針及開藥後不久,老婦被發現失去呼吸及脈搏,送院後於當晚因肺炎證實不治,死因庭裁判官今裁定死因不明。

死因裁判官黃偉權稱死者本身體弱病況嚴重,藥物加速死亡,惟3位醫生均確定文獻上並沒有人因注射止嘔針而死亡,無客觀證據支持藥物導致死亡,加上無進一步揭示死亡原因,故裁定死因不明。

裁判官引述專家醫生董偉杰的證供,指司徒敬豪醫生為死者注射的止嘔針是患有慢性肺病及青光眼患者的禁忌,故認為醫生不應該對死者注射止嘔針,即使是注射都應該酌量減少劑量。

裁判官又引述專家醫生廖維滔的證供,稱止嘔針的劑量是值得商榷,指醫生為病人注射藥物後應留守繼續觀察病人的維生指數,惟司徒的報告欠缺有關資料。兩位專家均表示注射止嘔針有可能造成死者的情況突然急轉直下。

裁判官並指,認為司徒敬豪醫生並非是誠實可靠的證人。裁判官批判司徒遞交予法庭的報告有多處的修改,連死者的姓名及性別都出錯,而且司徒的證供和死者家屬的證供有多處出入。裁判官質疑司徒稱死者的肺部無雜音,在庭上又辯稱當時屋內窗戶打開,環境嘈鬧故未能聽到死者肺部有雜音,斥「一個醫生早知個病人有支氣管擴張,知肺部有可能有雜音,如果知道有需要點解唔關窗去聽」,認為這「不合常理」,更指責這並非醫生該有的態度,不能「因嘈吵聽不到就當肺清」。

裁判官又質疑司徒在庭上提到死者有炎症,情況嚴重要入院,但司徒的報告卻從未記錄有關資料,即使情況當真如司徒所說家人拒絕送死者入院,司徒作為醫生理應在報告內指出「病人情況嚴重該入院遭家人拒絕」。裁判官稱,死者家屬知道死者不願入住將軍澳醫院,故花光大半生積蓄將死者送往昂貴的醫院,可見家人緊張死者,只想死者好,質疑若家人知道死者情況嚴重不會拒絕送院的建議。

裁判官指責司徒的口供,指司徒稱自己於死者家中逗留至下午約5時45分,惟出庭作證的消防員稱他於下午約5時20分已到達死者家中。另外,裁判官又指,司徒在庭上稱死者因脫水和臉色蒼白,故判斷死者患有炎症,惟司徒的報告卻指出被告無蒼白、無黃膽,而且維生指數正常。裁判官斥司徒的報告和口供有多處不脗合,難以接受。

死者家屬江海洪在法庭外回應記者提問時稱能「勉強接受」判詞,但很高興裁判官對司徒作出嚴厲的批評,又斥司徒為一個不盡責、不可靠和專業知識受懷疑的醫生。

被問到會否進一步作民事索償,江指其需要詢問律師意見,家人之前並不知道有索償渠道,又指因為母親的病情使家人花費不少。江指責事件發生至今,司徒並無接觸家屬作出慰問或道歉,認為是「非常差劣」。

關注病人權益的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幹事‬彭鴻昌則透露,家屬曾於2016年4月向醫委會作出投訴,惟醫委會未有深入調查便接納司徒的說法,於2019年2月向家屬發信通知投訴不成立,認為司徒並無任何專業失德。

彭指醫委會未經深入調查便接納醫生說法,難為市民健康把關,他對此感到失望,但稱會協助家屬向醫委會再次作出投訴,希望醫委會基於死因研訊的證供,作出公正處理。

法庭記者:陳紫君

建立時間:12:29
更新時間:1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