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榮武(小圖)在八十年代走進公仔箱報天氣,成為第一代「天氣先生」。 受訪者提供
梁榮武(小圖)在八十年代走進公仔箱報天氣,成為第一代「天氣先生」。 受訪者提供

第一代天氣先生梁榮武,八十年代走進公仔箱報天氣,歷經八三年超強颱風「愛倫」、九九年颱風「約克」,以及○六年備受爭議的「派比安」事件,至今仍歷歷在目。在天文台工作近三十載,他由科學主任一步步晉升至助理台長。退休那年,福島核事故引發港人「盲搶鹽」恐慌,專責輻射監測的梁榮武,與同事不眠不休,在二十四小時內將輻射數據放上網,用科學數據說服市民。卸下助理台長重任,梁榮武卻退而不休,同時出任大學講師、電視節目主持、氣象學會發言人,只為盡多一分力,令港人更切身關注氣候變化。

七十年代畢業於中大物理系,幾乎只有兩條出路,一是留在大學做研究,二是去中學教書,梁榮武選擇了後者。他憶說,在聖文德書院教物理、數學及化學科,自己曾一度視為終身事業,但因當年學校不流行使用咪高峰,老師只能大聲講課,久而久之聲帶開始受損,「可能是我不懂控制聲線,每日教足七堂課,所以傷了聲帶。」

物理老師投身天文界

考慮到聲帶問題,他決定趁年輕轉換環境,轉到太空館負責公眾教育工作,主力製作為學生而設的天象節目,「當時我負責寫文稿,寫基本的天文及太空知識。」但他自覺不擅長寫稿,希望轉職,所以每周六都翻開報章,留意政府工招聘廣告,有次見到皇家香港天文台招募科學主任,便決定投考。

「新入職的科學主任會獲保送到英國受訓,這一點吸引了我」,梁榮武說。原來他家中有三名兄弟早年考獲獎學金,曾「浸鹹水」,令他特別嚮往到外國讀書,所以把握機會加入天文台。他順利通過面試,並一償心願出國深造,接受為期約五個月的氣象訓練,「我本身對天文、氣象不太認識,到英國氣象局接受訓練,真的大開眼界。」

「木人巷」見證最強颱風

受訓後回港,梁榮武與其他新紮科學主任一樣,到天文台天氣預測總部學習基本功,「那裏就好似『木人巷』,是新人必經的階段。」尚未通過新人考驗,他便有機會親歷八十年代香港最強颱風。

八三年超強颱風「愛倫」,從太平洋進入南海後,再侵襲香港,十號風球一度懸掛八小時。當日梁榮武剛巧不用當值,卻希望回到天文台跟前輩學習颱風應對,但駕車回總部途中,險因水浸被困,他憶說:「見到前面的車好似艇仔般,一架架浮起。我無辦法不掉頭走,但都好驚車胎被街上玻璃、木頭鎅到。」

梁榮武深明一般市民遇上颱風的憂慮,故更努力分析天氣資訊,作出更準確的天氣預測,之後更被點名做天氣先生,於亞視「天氣一周」出鏡,向觀眾講解氣象知識,「可能是上司覺得我平時在內部匯報天氣時表現較好。」

第一代天氣先生親畫雷暴雲

除了要構思故事情節,梁榮武亦要手畫雷暴雲等圖像,再傳真至電視台美術部。回想起上鏡的情景,他不禁一笑,「就如以前教書般,將一張張天氣圖、氣象圖貼在白板上,拿著教書棒逐個講。」

梁榮武之後獲調遷至不同部門,九九年颱風「約克」襲港,他獲派負責傳媒應對工作,每小時開一次記者會,主動向傳媒交代風球最新情況,「二十年前科技已較先進,加上增添多一部多普勒天氣雷達,所以我們更有信心判斷颱風強度及變化。」

不過,○六年颱風「派比安」襲港時,風力突然增強,但天文台卻只掛上三號風球,引起社會廣泛爭議。梁榮武憶說,當時不少市民致電投訴,甚至第一句便用粗口問候,「幸好同事都耐心解釋,我們是根據科學數據去判斷,否則社會怨氣或會更大。」

核事故恐慌 發輻射數據安民心

一一年日本福島發生核事故,梁榮武已升任助理台長,專責輻射監測及評估。他眼見社會情緒緊張,更引發「盲搶鹽」恐慌,當務之急是釋除公眾疑慮,「根據科學推論,日本與香港的距離遙遠,香港受核擴散的影響很低,但更重要是用數字去說服市民,所以我們用了二十四小時,將我們量度到的輻射數據放上網,讓市民即時見到。」

不久他卸下助理台長重任,重執教鞭,到理大及城大擔任兼職講師,專教氣候變化;不時充當香港氣象學會及「350香港」發言人,向大眾推廣對氣候變化的關注;近年他更擔任無線節目《武測天》主持,每集主題、寫稿由他一手包辦,工作量並不少。為何退而不休?他輕描淡寫地說,「想盡一分力,回饋社會。」

成長於生活艱苦的五六十年代,梁榮武一直不忘社會所給的恩惠,「我們幾兄弟是靠獎學金才讀到大學,逐漸改變生活質素。」所以一有機會,他便走到最前,教育公眾,「氣候變化影響人類存亡,無論喜歡與否,都需要認識。」

梁榮武不諱言,近期過百萬人參與反修訂遊行,反觀對氣候變化的關注相形見絀,「早前瑞典少女發動的氣候變化全球罷課,香港只有數百人響應。科學事實雖已證明氣候變化,但始終喚不起關注,感覺好悲哀。」

法國熱浪高見四十六度,美國加州山火頻生,反映全球氣象異常。梁榮武認為,扭轉思想並不困難,但要付諸實行、改變生活習慣,卻最令人頭痛,「雖然我喜愛大自然景觀,但現時每年只海外旅遊一次,盡量都身體力行『減碳』。」

梁榮武在八十年代走進公仔箱報天氣,成為第一代「天氣先生」。 受訪者提供
梁榮武在八十年代走進公仔箱報天氣,成為第一代「天氣先生」。 受訪者提供
天文台前助理台長梁榮武期望,可盡多一分力,令港人更切身關注氣候變化。
天文台前助理台長梁榮武期望,可盡多一分力,令港人更切身關注氣候變化。

不捨女兒出嫁

默默流男兒淚

由科學老師、太空館助理館長,到天文台的工作,梁榮武的一生離不開科學實證,但私底下卻是父愛洋溢,曾因女兒出嫁而流下不捨的男兒淚。

加入天文台後不久,梁榮武便與太太育有一名女兒。初為人父的他,沒有假手於人,親手幫女兒沖涼、換尿片;女兒幾歲大時,他每晚與女兒講故事,到發育時期才開始減少親密接觸,「看著她長大,就擔心會有一天離我愈來愈遠。」女兒長大後到英國讀書,他不捨,到女兒出嫁,他更不捨到默默流淚。

梁榮武對女兒的無微不至,來自他父親,「爸爸很少說話,為了養家要打三份工,但從來無呻過辛苦。有次我半夜醒來,才發覺他凌晨四時起牀,摸黑穿衣、不動聲色便上班去。」比起父親含蓄的愛,他會主動向女兒及孫仔孫女表達愛意,「我會直接跟孫女說,『你是我的心肝椗』這些肉麻說話。」他笑說,當然我都會教孫女要保護環境,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減碳」。

記者、攝影:林紫晴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

加入天文台前,梁榮武(左三)曾於聖文德書院任教。 受訪者提供
加入天文台前,梁榮武(左三)曾於聖文德書院任教。 受訪者提供
梁榮武將對女兒的父愛,延續至孫兒一代。 受訪者
梁榮武將對女兒的父愛,延續至孫兒一代。 受訪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