署名一群精神科醫護人員發起聯署聲明,不滿警方處理元朗西鐵站無差別地襲擊市民事件的手法。
署名一群精神科醫護人員發起聯署聲明,不滿警方處理元朗西鐵站無差別地襲擊市民事件的手法。

反修訂逃犯條例風波至今持續兩個多月,引發多次遊行和集會,公立醫院有醫護人員早前亦發起集會抗議警方濫暴,要求政府回應民間訴求。有署名一群精神科醫護人員發起聯署聲明,不滿警方處理元朗西鐵站內無差別地襲擊市民事件,譴責政府漠視民意,警方濫用暴力,又重申要求政府回應五大訴求。

聲明稱,他們身為精神科醫護人員,除了關心示威衝突中受傷的市民,同時亦留意到前線警務人員出現失控行為,包括謾罵市民等行為,他們亦非常關注警員的精神健康。


致香港市民的公開信:

我們是一群熱愛香港的精神科醫護人員。近期政府因修訂《逃犯條例》所引起之社會撕裂,實屬前所未見。香港政府對數以百萬計遊行示威市民的反對聲音,各專業界別人士的聯署聲明,以至外國各界別組織的回應,一概充耳不聞,結果激發市民的抗爭活動越演越烈。然而,以特首林鄭月娥為首的香港政府竟然以警隊作擋箭牌,用過度的武力鎮壓和驅散示威者,用一顆顆催淚彈、橡膠子彈及布袋彈作回應,其蔑視市民的態度使人尤感憤慨,令不少市民無論肉體乃至精神上都受到嚴重的傷害,為此我們感到極之痛心及失望。

七月二十一日,香港警察在上環肆意施放催淚彈,並在未有舉旗的情況下,於天橋上由高處向示威者掃射橡膠子彈;另一邊廂,黑社會在元朗西鐵站內無差別地襲擊、圍毆、暴打、侮辱市民;而目擊暴力事件發生之在場警員竟然轉身離開,遲遲未再有警員到場協助和保護市民;更甚者,數個警署竟在市民報案時「落閘」,拒絕執法。我等對此處理手法感到失望非常,不禁懷疑警方與黑社會有合作之嫌。

八月十一日,香港警察向示威者、市民甚至救護員用可以致命的方式近距離開槍,令大量在場人士受傷,其中更有一名少女的眼部嚴重受創,恐有失明之虞;此等行為嚴重違反國際救援規定及人權法案,令人髮指。同時,警察更在葵芳地鐵站內施放催淚彈及橡膠子彈,完全妄顧指引及市民安危,此舉令社會各界更添怒憤。

政府至今仍未就公眾任何訴求作出實質的回應,此期間,無論示威人士或香港市民,在受到肉體上的傷害之餘,他們的精神壓力及情緒方面亦逐漸出現問題。不少市民在目睹大量暴力事件,警察濫權濫捕,黑社會無差別襲擊市民等衝突後,出現失眠、情緒低落、發惡夢、容易發怒等症狀,容易與親友因此話題發生衝突,導致關係緊張,有人更會出現自殺的念頭,最嚴重者甚至會因而患上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或抑鬱症等,而受到暴力對待的示威者尤甚,其他更嚴重的遺害簡直令人不敢想像。作為精神科醫護人員,我們十分關注這些情況的出現,如任由事態發展,其情況之嚴峻更是不堪設想。

就精神健康而言,我們亦擔憂作為政府擋箭牌的警隊。無可否認於此期間整個警隊同樣受著無比巨大的壓力,導致近來不乏前線警務人員出現失控行為,例如歇斯底里地向市民謾罵,對著無人的街道作出警告,對著空巷發放催淚彈,用揚聲器力竭聲嘶地叫囂等,其脫軌的精神狀態確實令人憂心。一個專業執法的形象破滅,一個維護法治的象徵崩潰,實使社會充斥著不安的氣氛愈趨凝重。

世界衛生組織界定健康包括身、心、社、靈四方面,在大眾集中關注肉體傷害的同時,精神方面的創傷亦已接踵而來,其影響之深遠更不容小覷,身為精神科醫護人員對此絕不能視若無睹,而作為香港人,我們呼籲香港政府必須以具體行動來回應市民的訴求,盡快令社會重回正軌,我們亦在此譴責香港政府漠視民意和警察濫權濫捕,濫用暴力鎮壓和驅散示威者,不但危害市民的生命,更重創香港人的心靈。

我們重申香港政府必須要正面回應香港人的五大訴求:

一、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法案
二、撤回對示威活動的「暴動」定性
三、撤回對示威活動的所有控罪,承諾不會秋後算帳
四、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追究警方濫權,漠視市民性命安危,以及徹查元朗及北角黑社會暴力事件
五、解散立法會並立即實行真雙普選

最後,我們定必時刻與香港人同行,守護市民的健康。市民不離,醫護不棄。

香港加油。

一群熱愛香港的精神科醫護人員